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二十二章 追查线索
    更新时间:2013-03-22

    张扬进拘留所的【财色无边】事情他一直没有放下过,那次莫名其妙的【财色无边】冲突,在他的【财色无边】心里一直是【财色无边】一个结,只是【财色无边】前段时间一直有着爱情的【财色无边】滋润。他选择将这件事情忘到了脑后,因为他觉得也许那不是【财色无边】坏事,要不是【财色无边】发生那件事,他就不会拥有透视眼,就不会租房子,就不会认识王悦,就不会品尝到这么甜美的【财色无边】爱情。、

    现在王悦离开了,不仅和他在一起的【财色无边】时间是【财色无边】欺骗他,就连走了之后,还留下一封信骗他,让张扬有一肚子的【财色无边】火气,无处发泄。

    狠狠的【财色无边】将烟头掐灭,他开车朝当初发生冲突的【财色无边】火锅店开了过去。

    时间还早,火锅店没有营业,张扬坐在汽车里,仔细打量了一会,冷笑一声,看来白天打听不到什么,等到晚上在来吧。既然如此,那就先到原来的【财色无边】单位看看。

    这家小肥羊位于科技城附近,离张扬原来工作的【财色无边】单位很近,这也是【财色无边】上次开工资后,在这里聚餐的【财色无边】原因。也就是【财色无边】在这里,自己挨了人生当中第一个酒瓶子,还被抓进了派出所。想到那次的【财色无边】事情,张扬的【财色无边】手不禁握紧了拳头,压抑住火气,不急,晚上在来算这个帐。

    冷笑了几声,张扬开车到了万通物流门口,一下车就看到了从前的【财色无边】同事,在往一辆电动三轮上装东西,现在是【财色无边】上午,正是【财色无边】忙着收货发货的【财色无边】时间。

    看到车停到了物流门口,工作人员还以为是【财色无边】来邮寄包裹的【财色无边】,孙洽迎了上来,他也是【财色无边】那天和张扬一起喝酒的【财色无边】一个人。

    “你好,请问邮什么东西。”孙洽问道。

    张扬摘掉墨镜,没有表情的【财色无边】道:“孙洽还认得我吗?”

    孙洽看清楚张扬的【财色无边】脸啊了一声,有些不敢相信的【财色无边】问道:“你是【财色无边】张扬?”

    说完之后,还有些难以置信,看了看张扬开的【财色无边】汽车,又看了看张扬的【财色无边】面孔,不错就是【财色无边】张扬,当初那个跟着自己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孙哥的【财色无边】张扬。

    认出来后,孙洽伸手朝张扬的【财色无边】肩膀拍了过来,表示亲密,谁知到空中,就被张扬的【财色无边】手拦了下来。

    “孙洽,我有些事情问问你!”张扬道。

    看到张扬这个表现,孙洽脸色有些不好看,有心给张扬两句,可是【财色无边】看到张扬冰冷的【财色无边】表情,还有那天晚上冲突发生时,张扬疯狂的【财色无边】表现,他什么不敢说,有些羞愧的【财色无边】低下头。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张扬那件事过去就过去吧,那些人是【财色无边】黑社会,我们惹不起的【财色无边】。”孙洽道。

    张扬冷笑了起来道:“惹不起,所以你们就把我交给他们。就让他们颠倒是【财色无边】非将我关进拘留所,过后连个去看我的【财色无边】人都没有,我被开除的【财色无边】时候,更是【财色无边】连一句话都没有帮我说。孙洽,你摸着良心想想,我在这上班期间,有对不起你的【财色无边】吗?路远的【财色无边】活,你不想去送的【财色无边】,都交给我,我说过不字吗?一口一个兄弟叫着,事到临头了,你就是【财色无边】这么做的【财色无边】。”

    孙洽变得有些难看道:“你不是【财色无边】小孩,那些话能当真吗?至于工作,那是【财色无边】你乐意,而且路远的【财色无边】活,挣得也多,你也没有吃亏。”

    张扬气笑了,果然和王悦说的【财色无边】一样,人都是【财色无边】自私的【财色无边】动物,亏自己那么天真,将他们忽悠自己的【财色无边】话当真,在他们的【财色无边】眼里,自己恐怕就是【财色无边】个傻小子吧。

    “废话我也不说了,告诉我那天的【财色无边】都是【财色无边】什么人?”张扬道。

    孙洽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你爱问谁问谁去!”

    看到张扬态度不好,孙洽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他态度,最重要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他还将张扬当做那个傻小子,没有放在眼里。

    张扬低头摸了摸太阳眼镜,然后将眼睛放到前面的【财色无边】衣兜里,转身要走,孙洽冷笑的【财色无边】呸了一声,心想傻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个车,就把自己当成人物了,还大摇大摆的【财色无边】问自己。

    正当孙洽想要说什么的【财色无边】时候,张扬猛地回头,一拳打在孙洽的【财色无边】脸上,乓的【财色无边】一声孙洽应声而倒。

    孙洽挣扎着坐起来捂着脸,不敢置信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他怎么会动手?

    这时张扬蹲了下来,伸手死死的【财色无边】拽住孙洽的【财色无边】脖领子,往上提,声音低沉的【财色无边】道:“孙洽,我的【财色无边】心情不好,不要挑战我的【财色无边】底线,说摹静粕薇摺壳些到底是【财色无边】什么人?”

    孙洽看到张扬恶狠狠的【财色无边】眼神,再也硬气不起来了,他并不是【财色无边】那种性格强硬的【财色无边】人,要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那种人的【财色无边】话,那天也不会看着张扬受辱。

    看到张扬这么凶狠,他急忙道:“我不知道,我真的【财色无边】不知道。”

    看到张扬又挥舞起拳头,他急忙喊道:“是【财色无边】那个保安说的【财色无边】,小肥羊的【财色无边】保安队长说他们都是【财色无边】黑社会,势力很大,都是【财色无边】杀人不眨眼的【财色无边】人物。张扬不要打我了,你忘了,你刚开始上班的【财色无边】时候,是【财色无边】我带你的【财色无边】吗?”

    张扬冷笑了几声,松开手,任由孙洽倒在地上,从兜里掏出钱包,拿出两百块钱扔到地上道:“拿去看病吧。”然后抬头看了看万通物流的【财色无边】牌子,冷笑了几声,还不是【财色无边】时候,自己现在也拿这个公司没有办法,不过不着急,自己会回来的【财色无边】。

    等到张扬走远了,万通物流里面看热闹的【财色无边】人才走了出来,扶起孙洽,追问刚才发生的【财色无边】事情,孙洽什么也没有说,苦笑了几声,说什么,怎么说,说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财色无边】吧。谁能想到当初那个腼腆的【财色无边】男孩,竟然变得这么有钱,变得心这么狠。孙洽擦了擦嘴角的【财色无边】鲜血,想到刚才张扬的【财色无边】眼神,不行自己要辞职,这个公司是【财色无边】一个是【财色无边】非地,还是【财色无边】早点离开的【财色无边】好。

    夜幕降临,张扬走进了人声鼎沸的【财色无边】小肥羊,找了一个靠窗户的【财色无边】角落做了下来。

    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拿着单子问道:“先生你们几位?”

    扬道:“一位,给我来一个麻辣锅,两盘肥牛,一盘香肠,一盘鱼丸,一盘金针菇,在来一盘宽粉,就先来这些!”

    女服务员在单子上打了几个勾问道:“先生,您喝什么酒?”

    张扬摇摇头道:“我开车不喝酒,给我来一瓶果汁!”

    而且几次喝酒的【财色无边】教训实在是【财色无边】太惨烈了,让张扬望酒生畏。

    一次喝酒进了拘留所,一次喝酒多了一个女朋友,在喝多一次女朋友又消失了,就算张扬在不迷信,也不敢喝酒了。

    服务员下去了,过了几分钟,端着一个火锅放到了桌子前,又将青菜和牛肉端了上来,说道:“先生,你的【财色无边】菜齐了。还有什么需要的【财色无边】吗?”

    张扬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什么人,低声问道:“服务员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服务员一脸警惕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道:“先生,我有男朋友了,我是【财色无边】不会告诉你我的【财色无边】电话号码的【财色无边】?”

    张扬脑子冒出两滴汗,这他妈哪跟哪啊,就您那张大饼子脸,我说感兴趣也没有人相信啊!

    “不是【财色无边】,我是【财色无边】听说这几个月前打了一场架,还抓起来好几个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吗?”张扬问道。

    服务员一听是【财色无边】这个事,笑着道:“我还以为你要追我呢!”

    张扬强忍着恶心,他还没有到那么饥不择食的【财色无边】地步。

    服务员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大厅里的【财色无边】客人又不多,低声道:“我跟你说,你可别出去说去,我们老板不让说这件事。当时我刚上班,我记得可清楚了,四五个黑社会打一个小年轻的【财色无边】。那个年轻的【财色无边】还挺狠的【财色无边】,拽住一个往死里打,险些咬掉那个黑社会半截耳朵。”

    张扬对于后来的【财色无边】事没有一点记忆,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财色无边】情节,想到咬别人的【财色无边】耳朵,张扬感觉自己的【财色无边】嘴里有些异味。

    “那个年轻人就一个人打吗?没有人帮他吗?”张扬问道。

    服务员哼了一声道:“帮个屁啊,就和他来的【财色无边】那几个小伙子,得知对方是【财色无边】黑社会,吓得都躲起来了。最后警察来了,我们都以为黑社会会被抓起来呢,谁知道有一个年轻人说了什么,还打了一个电话,最后反而是【财色无边】挨打的【财色无边】那个小子被抓了起来。”

    张扬听到这里就知道果然事情不是【财色无边】那么简单,可是【财色无边】令他奇怪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原因,到底因为什么和自己发生冲突呢?

    “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那个小子?”张扬问道。

    女服务员警惕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道:“你是【财色无边】什么人,问这些事干什么?”

    张扬笑笑道:“被打的【财色无边】那个小子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一个亲戚,他已经回老家了。他自己也弄不清被打的【财色无边】原因,想让我帮着问问,要不然他都不敢来津城市打工了。你也知道,出来打工的【财色无边】不容易!”

    服务员犹豫的【财色无边】看了一下张扬。

    张扬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放到桌子上推了过去。

    服务员一下眉开眼笑起来,顺手将钱塞进自己的【财色无边】兜里,低声道:“具体的【财色无边】原因我不清楚。门口那个保安你见到了吧。他叫吴天,那天他也在场,是【财色无边】这里的【财色无边】保安队长!他认识那几个打人的【财色无边】家伙,你要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是【财色无边】问他吧!”

    说完服务员摇摇头什么也不再说径自离开了。

    张扬看了看窗外那个指挥停车的【财色无边】保安,看来答案都在这个保安队长身上,随便吃了几口,结完帐走了出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我的盗墓生涯  武破九霄  天道图书馆  帝国吃相  天下第九  经典语录  逆天邪神  绝世唐门笔趣阁  遮天  最强反套路系统  剑道至尊  极品天王  王者时刻  赘婿  经典语录  龙翔都市  圣武称尊  厨道仙途  美食供应商  龙血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