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不好意思我是【财色无边】警察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不好意思我是【财色无边】警察

    曹节对张扬道:“给你的【财色无边】领导打电话,汇报一下情况!”

    张扬不解的【财色无边】看着曹节。

    曹节笑着道:“小家伙,按我说的【财色无边】做,对你有好处。一会有jing察来录口供,你什么也不要说,就说通知领导了。他们之间会沟通的【财色无边】!”

    “阿姨,我没想当jing察。我就是【财色无边】为了上一个车牌!”张扬道。

    “我知道,先按我说的【财色无边】做,一会我再跟你解释!”曹节道。

    张扬茫然的【财色无边】点点头,拿起手机给管天生打了过去,“管局长嘛,我张扬,有一个情况汇报一下。”

    管天生正在开会,他自然记得张扬是【财色无边】谁,以为这个小子惹什么麻烦了,心中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的【财色无边】就是【财色无边】这些家伙,进了国安不干事不说,还到处惹麻烦,“什么事,我开会呢,等一会说!”

    张扬急忙道:“管局长,是【财色无边】大事。我在最高院呢!”

    管天生愣了一下,他刚才接到消息,最高院出现了大事,虽然不是【财色无边】他的【财色无边】管区,但是【财色无边】他们也第一时间开会,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国家安全了。难道张扬在现场,想到这里,他捂着手机走出会议室道:“说,怎么回事?”

    张扬将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不过在这里,他将现问题的【财色无边】说成了曹节,自己只是【财色无边】配合而已。

    管天生当然知道曹节是【财色无边】谁,那是【财色无边】他的【财色无边】师母,想到上回自己对张扬和季雨彤的【财色无边】猜测,这么看起来还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很快他就被其中包含的【财色无边】信息感到惊喜,利用好了这就是【财色无边】一件大功,不仅是【财色无边】张扬,就是【财色无边】整个分局,和自己都会有功。现在的【财色无边】问题是【财色无边】怎么把这个谎圆上。

    “张扬,从现在开始到见到我之前,什么也不要说。”管天生道。

    张扬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局长。”

    管天生开心的【财色无边】笑了起来道:“好小子,我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财色无边】天生干国安的【财色无边】材料。记得,尽量和师母呆在一起,如果有人问你的【财色无边】话,拿出证件给他们看,剩下就交给我吧。”

    挂了电话,张扬不解的【财色无边】看着曹节问道:“阿姨,我怎么听局长十分高兴呢!”

    曹节冷笑着道:“小管跟老季那么多年,也是【财色无边】一肚子的【财色无边】花花肠子,我让你给他打电话,就是【财色无边】给他分些功劳,这样对你以后有好处。算了,官场上的【财色无边】弯弯绕绕你不用知道那么多,总之记得记得曹姨不会害你就行了。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现他有问题的【财色无边】。”

    张扬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后喃喃的【财色无边】道:“曹姨,你知道我的【财色无边】感觉很灵敏吧,我刚才的【财色无边】感觉很不好,还有我的【财色无边】嗅觉很灵敏,闻到了炸药的【财色无边】味道。”

    曹节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小家伙骗人找一个好一点的【财色无边】理由。”

    张扬只能硬着头皮道:“真的【财色无边】曹姨,我真的【财色无边】能闻到。”

    曹节看到张扬认真的【财色无边】表情,疑惑的【财色无边】道:“你真的【财色无边】能闻到?你是【财色无边】狗鼻子吗?”

    张扬无语的【财色无边】看着曹节。

    没等两人继续讨论下去,最近的【财色无边】jing察赶到了,立即控制了嫌疑人,然后对曹节道:“领导,我们要将犯人和炸弹带走。”

    张扬指着炸弹道:“还有十多分钟就炸了!”

    为的【财色无边】jing察脸sè大变,赶紧让人拎着皮包下楼。

    等他们离开了,张扬才终于不在害怕,蹲了下来,喘了一大口粗气道:“总算拿走了,吓死我了。”

    曹节道:“小英雄,跟我走吧,去办公室坐坐,一会来人,你就好忙了。”

    走到办公室里,曹节坐到办公桌上,笑着道:“我还没有谢谢你救我一命!”

    张扬忙摇摇头道:“曹姨没有我,也会有别人现的【财色无边】。”

    犹豫了一下问道:“曹姨,你看那汽车!”

    曹节呵呵笑了起来道:“你就这么点要求,要知道我可很少欠人人情的【财色无边】。何况是【财色无边】救命之恩!你难道不想提别的【财色无边】要求,比如和雨彤在一起!”

    张扬尴尬的【财色无边】笑笑道:“曹姨,我有女朋友的【财色无边】。”

    曹节道:“那就将她甩了,跟雨彤在一起。我听雨彤说了,你的【财色无边】事业刚起步。阿姨的【财色无边】官虽然不大,但是【财色无边】认识的【财色无边】朋友很多,他们都会给阿姨几分薄面的【财色无边】。”

    张扬早就想过了,无论曹节怎么诱惑,自己都不能答应。不是【财色无边】因为他喜欢洪雅琴高过季雨彤,而是【财色无边】两个家族他现在谁也惹不起,他可不想成为弃子。就算季雨彤真的【财色无边】有这个心思,只要自己不同意,事情就不会摆在明面上,自己仍然可以在两人中间找平衡,一旦说开了,那麻烦就大了去了。

    见到张扬不肯答应,曹节问道:“张扬你不喜欢雨彤吗?”

    张扬犹豫了一下道:“喜欢当然是【财色无边】喜欢了,雨彤那么漂亮,xing格还好,可是【财色无边】阿姨,我现在有女朋友。”

    “呵呵,很有意思的【财色无边】小家伙。”曹节没有在逼问,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财色无边】答案。

    拉开抽屉,将三把车钥匙扔给张扬道:“收起来吧。”

    张扬高兴的【财色无边】道:“谢谢曹姨。”

    曹节还待在说些什么,办公室的【财色无边】门被敲响了,几个jing察走了过来。

    张扬看了一下他们的【财色无边】肩章,站了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财色无边】话,为的【财色无边】这个男人和管天生的【财色无边】肩章是【财色无边】一样的【财色无边】,也是【财色无边】一个局长,果然是【财色无边】大事件啊!

    接下来就是【财色无边】录口供,曹节自然是【财色无边】在办公室里,而张扬被叫到了另外一间办公室。

    两个jing察疑惑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就是【财色无边】这个年轻人现了危险,第一时间制止的【财色无边】,怎么看都是【财色无边】一个普通人,想到领导的【财色无边】交代,要想办法将功劳弄到自己的【财色无边】队伍身上,两个人对视一眼,开始问话了。

    张扬进门之后已经感觉到不对,这不像是【财色无边】录口供,更像是【财色无边】审问。

    中年jing察看了张扬一眼,问道:“姓名,职业。”

    张扬这是【财色无边】忽然理解了曹节的【财色无边】用心,如果不是【财色无边】打电话,找了管天生,自己就有麻烦了。虽然不明白这些jing察为什么这样的【财色无边】口吻,但是【财色无边】他知道一定有不好的【财色无边】事情要生。自己要是【财色无边】一个普通商人的【财色无边】话,恐怕不仅没有功劳还会有麻烦吧。想到曹节说的【财色无边】立功,张扬隐隐约约的【财色无边】猜到了这些人的【财色无边】想法。

    看到张扬不说话,中年jing察拍了一下桌子道:“姓名,职业,来这里干什么!刚才那个人和你是【财色无边】什么关系!”

    张扬好笑的【财色无边】看着面前的【财色无边】两个jing察,忽然想到了以前看到的【财色无边】历史剧,里面杀良冒功一幕,苦涩的【财色无边】摇摇头,果然古今都如是【财色无边】啊,想到这里,他也不在说什么,伸手摸向衣兜。

    两个jing察紧张的【财色无边】站了起来,拿出枪指着张扬道:“你要干什么?”

    张扬对这两个jing察没有丝毫的【财色无边】好感,冷笑着道:“拿证件!”

    两个jing察互相看了看,不好意思的【财色无边】放下手枪。

    张扬将jing官证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一言不。

    两个jing察呆了一下,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扬是【财色无边】jing察。

    年轻的【财色无边】那个打开证件看了一下,皱起了眉头,低声道:“国安的【财色无边】人!”

    中年jing察接了过来,一脸丧气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

    “我领导在来的【财色无边】路上,他到之前,我是【财色无边】什么都不会说的【财色无边】。你们应该知道国安的【财色无边】条例,或者你们打算刺探国家机密。”张扬冷笑着道。

    两个jing察说不出话来了,中年jing察低声道:“你去跟局长汇报!”

    年轻jing察拿着证件出了门口,张扬从兜里拿出一盒洪雅琴从家里拿来的【财色无边】特供小熊猫道:“抽一根?”

    中年jing察看了一下张扬抽的【财色无边】烟,脸抽搐乐了一下,急忙陪着笑脸道:“谢谢!张老弟,不知道是【财色无边】自己人,刚才都是【财色无边】误会,你也知道这件事太大了,我们有点谨慎!”

    张扬懒得跟他分辨,抽着烟,等着管天生。

    (.)s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修罗帝尊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符皇  官术  至尊兵王  剑逆天穹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大王饶命  完美世界  武破九霄  我从凡间来  绝世唐门笔趣阁  天下第九  全职高手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超凡玩家  龙血武帝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武临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