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四百八十六章鲜花插在牛粪上
    听到张扬这么说,易向春死的【财色无边】心都有了,想想也是【财色无边】,对方连胡凯的【财色无边】面子都敢扫,哪里还会在乎肖飞。人家才是【财色无边】真正的【财色无边】公子哥,可是【财色无边】他又闹不明白了,来头那么大,他为什么要打胡凯的【财色无边】招牌,莫非他就是【财色无边】想当面打胡凯的【财色无边】脸,想明白这些,易向春真是【财色无边】头痛死了,你说自己当初怎么就提出那个要求,惹怒了这种纨绔子弟,这不是【财色无边】自己找死吗?

    “老板,我错了,是【财色无边】我错了,您不怕他!”易向春道。

    张扬哼了一声,拿出烟来扔了一根给易向春。

    看到是【财色无边】特供的【财色无边】小熊猫,易向春对张扬的【财色无边】来头再也没有任何的【财色无边】怀疑了,他现在只求能逃过这一劫。一个连老婆都肯卖的【财色无边】人,要是【财色无边】有骨气就奇了怪了。易向春此时脑子当中闪烁着另外一个念头,要是【财色无边】能跟张扬搞好关系的【财色无边】话,会怎么样?对方可是【财色无边】连胡凯都不惧的【财色无边】人,如果攀上这个高枝,升官发财还用愁吗?

    这么一想,易向春的【财色无边】心情变了,小心翼翼的【财色无边】道:“老板,您要对付肖飞?”

    张扬白了他一眼。

    易向春知道自己猜对了,媚笑着道:“老板,其实这件事不难,我在海关有几个心腹,肖飞的【财色无边】船什么时候进码头,我都能打探到消息,只要你能将上边搞定,我就能给您提供最可靠的【财色无边】消息。”

    不愧是【财色无边】当官的【财色无边】,这么快就猜到自己的【财色无边】想法。

    “你的【财色无边】人可靠吗?”张扬道。

    易向春知道自己赌对了,兴奋的【财色无边】道:“可靠,都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亲戚。”

    张扬不置可否的【财色无边】想了想,一个易向春不够,如果庞博那里能进海关缉私科的【财色无边】话,这件事做起来成功的【财色无边】把握会大一些。看来庞博那里自己要想点办法,让他更进一步得到胡凯的【财色无边】信任。

    看到张扬不说话在想着事情,易向春咬着嘴唇下定了决心道:“老板,其实我有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张扬道。

    易向春嘻嘻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扬脸色变了一下,冲着凯瑟琳使了一个颜色。

    凯瑟琳刷的【财色无边】一下拿出枪抵在易向春的【财色无边】脑袋上。

    易向春吓得腿都软了,冷汗冒了出来,如果不是【财色无边】坐在椅子上,他一定会倒在地上。

    张扬吸了一口烟道:“易科长不要跟我玩花样,这是【财色无边】我家里派来保护我的【财色无边】保镖,好像是【财色无边】什么雇佣兵,杀人都是【财色无边】不眨眼的【财色无边】,今天将你杀了,跟我也没有关系,你相信吗?”

    易向春都要哭了,一直当这个女人是【财色无边】张扬的【财色无边】小蜜,原来是【财色无边】一个杀神,他带着哭腔道:“老板,我信,我信,我说。”

    张扬挥了挥手,凯瑟琳收起了手枪。

    易向春擦着汗道:“我一个小兄弟曾经给我一个消息,说是【财色无边】肖飞的【财色无边】毒品就是【财色无边】从海关进出的【财色无边】。”

    张扬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肖飞好大的【财色无边】胆子。

    “你说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张扬道。

    易向春苦笑着道:“老板,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啊!”

    张扬看着易向春,如果这个家伙说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实话的【财色无边】话,这倒是【财色无边】扳倒肖飞的【财色无边】一个机会。公然利用海关的【财色无边】码头走私毒品,这个肖飞的【财色无边】胆子太大了吧。更可气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光是【财色无边】毒品的【财色无边】买卖就会让这个家伙肥的【财色无边】流油,可是【财色无边】他依旧不满足,什么买卖都掺一腿,小气的【财色无边】连情人一分钱都不给,这是【财色无边】现代版的【财色无边】欧也妮葛朗台吗?

    知道了这个消息,张扬对易向春的【财色无边】态度终于好了很多,端起酒杯道:“来,咱们喝一杯。”

    易向春不敢怠慢,急忙端起酒杯跟张扬喝了一杯。

    放下酒杯,张扬道:“我姓张,你称呼我张老板就行了。”

    “不敢,不敢,张少,从前的【财色无边】事情都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不对,今天我给你赔罪了。”说完易向春端起酒杯敬了张扬一杯,放下酒杯后,易向春欲言又止的【财色无边】道:“张少,你看今天的【财色无边】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看在你这么识趣的【财色无边】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原本打算,明天给车上完牌照,就开到胡凯的【财色无边】面前,落落他的【财色无边】面子。”

    易向春冷汗直冒,果然是【财色无边】那种不讲究规矩的【财色无边】公子哥,那不是【财色无边】将自己全都卖了吗!不过他什么也不敢说,小心翼翼的【财色无边】道:“谢谢张少,谢谢张少。”

    张扬道:“老易啊,你提供的【财色无边】消息很有用。津城这块肥肉不光是【财色无边】我家看上,还有很多人都有兴趣,如果你说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话,那么就立了大功了。你也知道这年头官帽子是【财色无边】稀缺资源,一下子空出这么多官帽子,大家都会很高兴。如果你说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假的【财色无边】,哼哼,渤海湾不缺你一家人,你说摹静粕薇摺控?”

    易向春吓得站了起来道:“张少,我说的【财色无边】都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我怎么敢骗你。”唯恐张扬不相信,易向春道:“张少,您要是【财色无边】不相信的【财色无边】话,可以到我家里看看,我手头上有证据。”

    张扬眼睛眨了一下,他感觉易向春这句话有些不尽不时,好像有其他的【财色无边】目的【财色无边】。不过艺高人胆大,什么东西也休想瞒过他的【财色无边】双眼,如果易向春自己找死的【财色无边】话,张扬绝对不介意让凯瑟琳收拾了这个家伙。

    “你说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张扬道。

    “真,千真万确,就在我家的【财色无边】电脑里,张少您去了就可以看到。”易向春道。

    张扬嗯了一声道:“那好,咱们吃完饭就过去看看。”

    听到张扬答应去他家,易向春由衷的【财色无边】笑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财色无边】光芒。

    稍微吃了几口,张扬坐上了易向春的【财色无边】汽车,朝他的【财色无边】家里驶去。

    凯瑟琳则打了一辆出租暗中跟着,布加迪威龙的【财色无边】名气太大,如果晚上到处招摇的【财色无边】话,很可能被肖飞知道。张扬还没有做好在津城开战的【财色无边】准备,不想打这个麻烦,车就留在了酒店的【财色无边】地下停车场。

    易向春住的【财色无边】小区很不错,也是【财色无边】花园小区,一路上张扬都没有看到异样,看来这个易向春没有玩花样,可是【财色无边】他为什么执意邀请自己去他家呢,交证据的【财色无边】话,他完全可以自己送来!

    易向春住在十楼,下了电梯,开开门他就喊道:“老婆,快去沏茶,有贵客到了。”

    易向春的【财色无边】老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张扬本来对易向春的【财色无边】老婆没有多大兴趣,就易向春那个矮挫胖谢顶的【财色无边】模样,老婆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财色无边】当这个女人笑眯眯的【财色无边】给张扬拿拖鞋的【财色无边】时候,张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鲜花插在牛粪上。

    易向春的【财色无边】老婆看起来二十八九的【财色无边】样子,穿的【财色无边】很简单,一套白色的【财色无边】睡衣,应该是【财色无边】刚洗过头,长发披肩散落着,鹅蛋脸,柳叶弯眉,大眼睛水汪汪的【财色无边】仿佛要滴出水来。更重要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胸口颤巍巍的【财色无边】,明显没有戴胸罩,低头放拖鞋的【财色无边】时候,张扬可以清楚的【财色无边】看到里面白花花一片。

    不用异能,这个熟女的【财色无边】咪咪张扬就看的【财色无边】有些火热。

    易向春一直偷偷的【财色无边】看张扬的【财色无边】表情,见到张扬眼神放火,他松了一口气,开来自己猜的【财色无边】没错,就没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财色无边】。而像张扬这种有身份的【财色无边】男人,其实女人漂亮不漂亮不是【财色无边】最重要的【财色无边】,重要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她的【财色无边】身份。人妻这个身份,一定对张扬有着足够的【财色无边】吸引力。

    “张少,这位是【财色无边】内人,刘娟。娟子,快给张少沏茶。”易向春道。

    刘娟将拖鞋放好后,直起腰来,腼腆的【财色无边】笑着道:“张少,快里面请,我给您沏茶。”

    说完转身去拿茶壶。

    转过身的【财色无边】刘娟拧着小腰,说不出的【财色无边】诱人,张扬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易向春,真想骂他一句,操,可惜料这么性感的【财色无边】女人了。

    易向春可能也猜到了张扬的【财色无边】想法,媚笑着道:“张少,内人没有见过世面,你多担待一下,一会我让准备点小菜,陪你喝两杯。”

    两人刚出酒店根本不饿,易向春的【财色无边】意思太明显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如意小郎君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斗战狂潮  剑道独尊  妙医鸿途  武破九霄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神道丹尊  龙翔都市  武极天下  重生之都市修仙  极道天魔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正解问答  电视迷  工业霸主  大道争锋  厨道仙途  武装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