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八百八十八章都纳投名状吧
    李培忠的【财色无边】话仿佛一个信号,四五个人跟着起哄,七嘴八舌的【财色无边】批评起来,里面有几个是【财色无边】忠于李家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谁当这个家主他们都没有关系,保持着沉默。还有几个人则有着自己的【财色无边】想法,虽然没有开口,但是【财色无边】眼睛里嘲讽的【财色无边】意味非常浓,他们都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家生子,往前数几代都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直系,只是【财色无边】现在是【财色无边】庶出,只能做一个打工者。如今李家嫡系死的【财色无边】差不多了,就剩下个女人,都有了想法。

    李丽珊气的【财色无边】脸通红,想要开口,张扬拍了拍她的【财色无边】腿摇摇头,然后笑着道:“都说够了吗?现在是【财色无边】不是【财色无边】该我说两句了。”

    李培忠咳嗽了一声道:“我说了这是【财色无边】李家!”

    还没等说完,张扬蹭的【财色无边】一下站了起来,走到李培忠的【财色无边】身后,抓住他的【财色无边】脑袋用力往桌子上磕了几下,在往地下一扔,冲凯特琳娜伸出手。

    凯特琳娜将枪递给了张扬。

    其他人吓得站了起来,还没等他们开口,只听砰地一声,李培忠花白的【财色无边】头发上,露出红色的【财色无边】鲜血,他在地上蹬蹬了几下腿,再也没有了生息。

    会议室里的【财色无边】人除了李丽珊都惊恐的【财色无边】站了起来,胆战心惊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有的【财色无边】腿只打冷战。

    张扬将手枪扔给凯特琳娜,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座位坐了下去,摆摆手道:“坐,坐,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吗?”

    众人都不开口,傻傻的【财色无边】站着。

    张扬猛然一拍桌子骂道:“我他妈说让你们坐,你们没有听到吗?”

    只听凳子一阵乱响,全都坐到了椅子上,一个个停止了腰板,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张扬这才笑眯眯的【财色无边】点点头道:“这才像个开会的【财色无边】样子!对了,刚才那个老东西叫什么?”

    李丽珊道:“李培忠,是【财色无边】我们李家投资公司的【财色无边】负责人,主要负责在国内的【财色无边】投资业务!也是【财色无边】我们李家的【财色无边】家生子,只不过出了五福!”

    张扬哦了一声道:“还是【财色无边】一个人物!凯特!”

    凯特琳娜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张扬道:“外面肯定有这个老东西的【财色无边】心腹,抓住一个活口,问恰静粕薇摺垮楚他家里的【财色无边】情况,让郭统领带人去把他家的【财色无边】人都解决了。这年月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你们说我说的【财色无边】对嘛?”

    凯特琳娜点点头嘱咐手下出去,很快外面就传来了骚动,以及响声,但是【财色无边】这个动静来得快去的【财色无边】也快,很快外面就安静了下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张扬挨个人看过去。

    这时再也没有敢直视张扬双眼的【财色无边】人,一个个的【财色无边】心里都打起了冷战,恨不得逃离这个会议室!这哪里是【财色无边】什么翡翠王,而是【财色无边】一个活阎王。一言不合就杀人,还灭人满门,这也太狠了吧。

    见到没有人开口,张扬很满意着效果,点点头道:“我这个人做事喜欢直来直去的【财色无边】解决问题,不喜欢绕弯子。李丽珊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未婚妻,我让她当这个家主,谁赞成?谁反对?”

    众人都低着头不说话,沉默的【财色无边】抗拒着。

    张扬好笑的【财色无边】摇摇头,伸手又朝凯特琳娜要过手枪,随手朝着对面一个男的【财色无边】就开了一枪,对面的【财色无边】男人不敢置信的【财色无边】看着胸口的【财色无边】枪口,倒在了桌子上。

    张扬手里拿着钱,吹了一下道:“不出声那就是【财色无边】反对了!好了,少了一个了。凯特不要忘了,将他家也灭了,有胆子反对,就做好全家死光的【财色无边】准备!还有十一个人,还有谁反对!”

    “不反对,我不反对!”被张扬枪口指着的【财色无边】人急忙喊道。他是【财色无边】彻底怕了,有什么比自己的【财色无边】命重要,再说这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事情,他们就是【财色无边】打工的【财色无边】,老板怎么说就怎么是【财色无边】好了!

    其他的【财色无边】人也一个个拼命保证起来,所有的【财色无边】人都怕了,这才几分钟啊就杀了两个人,在不开口的【财色无边】话,恐怕他们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一定。

    等到所有人都表示赞成后,张扬才笑眯眯的【财色无边】点点头道:“都同意了,没有勉强的【财色无边】!没事,谁要是【财色无边】觉得李丽珊哪里不合适,可以跟我说。我这个人一像是【财色无边】讲道理的【财色无边】!”

    众人全都摇摇头,谁傻啊,这个时候在站出来,那就是【财色无边】不要命了。

    李丽珊目瞪口呆的【财色无边】看着这一切,她原以为自己聪明,心狠了,跟张扬一比太小意思了。说服,哪里需要说服,只要枪头调转全都老老实实的【财色无边】。这大概说的【财色无边】就是【财色无边】牵着不走打着才走的【财色无边】驴子。她也明白了,张扬为什么要她第一时间将李家军队掌握到手里了,那才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根本。

    “既然都同意,那就纳投名状吧!大家没有意见吧!”张扬道。

    “没有,没有!”众人七嘴八舌的【财色无边】道。

    众人互相看看眼睛里带着嘲讽的【财色无边】笑容,只要今天脱离了李家山庄,回去怎么办那还不一定呢。至于说投名状,更是【财色无边】无所谓,血书,立誓,都无所谓,空口白字的【财色无边】在缅甸根本没有任何的【财色无边】效果。看来这个张扬就是【财色无边】个狠人,根本没有什么经验,还能华夏的【财色无边】那一套礼义廉耻来,在缅甸那就是【财色无边】扯淡。

    他们高兴的【财色无边】太早了,张扬怎么可能让他们空口白字呢?

    “丽珊,军队有反抗的【财色无边】吗?”张扬问道。

    李丽珊点点头道:“李家一共有三部分军队,一个是【财色无边】直属的【财色无边】卫队,今天死的【财色无边】差不多了,剩下的【财色无边】都投靠我了,有几十个人。还有一个是【财色无边】看矿的【财色无边】部队,他们都是【财色无边】家里的【财色无边】老人,是【财色无边】我爸爸跟哥哥的【财色无边】人,已经全力支持我来了,当然他们的【财色无边】待遇也比之前提高了一成,这些人比较多,有一千多人。还有就是【财色无边】李家作战的【财色无边】部队,他们才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真正力量,只听李家家主的【财色无边】。也是【财色无边】李家这么多年最大的【财色无边】依仗。带头的【财色无边】也是【财色无边】李家人,叫做李兆江,是【财色无边】二爷爷的【财色无边】孩子,我要叫他叔叔。他过来的【财色无边】时候带来了几个心腹,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张扬哦了一声道:“他不同意?”

    “不仅不同意,还要当李家的【财色无边】家主!如果不是【财色无边】我们的【财色无边】人手多,武器多,还真的【财色无边】不一定能控制住他们。”李丽珊道。

    会议室里的【财色无边】人都冒出了冷汗,连李兆江都敢扣押,要知道他可是【财色无边】李家的【财色无边】人,还是【财色无边】为数不多的【财色无边】李家二代,有权有钱有势还有着身份,这样的【财色无边】人都扣下来,这是【财色无边】要干什么?

    张扬拍拍手掌道:“好了,大家去纳投名状吧!别说什么发誓之类的【财色无边】,我不相信那些东西,给我立血誓!”

    “什么血誓?”有人问道。

    张扬道:“很简单!李兆江跟他的【财色无边】手下都在我们的【财色无边】手里,这些人不听话,看不清情况,你们就让他们清醒清醒!你们每个人都拿着刀去进去,一人捅一刀,我会让人全都拍下来。这样血誓就成了,谁要是【财色无边】反悔的【财色无边】话,丽珊你就将视频交给那些士兵。听说这个世界有一种情叫做战友情,你说他们知道了是【财色无边】你杀的【财色无边】他们的【财色无边】长官,他们会怎么做呢?要么你们现在动手,要么我现在就灭了你们家!”

    说完张扬的【财色无边】腿搭在会议室的【财色无边】桌子上道:“我话说完,谁去?谁不去?”

    手里的【财色无边】枪转来转去,等着打死下一个站出来反对的【财色无边】人。

    这些人都傻眼了,万万没有想到投名状竟然是【财色无边】这个,可以说做了的【财色无边】话,他们等于将自己的【财色无边】命都交到了李丽珊的【财色无边】手上,不去做现在他们就没有命了。

    这个选择题他们都会做,一个个都黯然的【财色无边】点点头道:“我去!”

    很快房间里的【财色无边】十一个人都做出了决定,没有一个敢拒绝的【财色无边】。

    张扬点点头道:“丽珊,带着他们去吧,杀完人后,让他们自己写一个证供,谁要是【财色无边】不写,就留他在那里,也给大家纳投名状吧!”

    会议室里的【财色无边】人都要吓得哭出来了。

    缅甸虽然不讲法律,那是【财色无边】对普通人来说,像他们这种社会精英也是【财色无边】受到法律保护的【财色无边】,可是【财色无边】今天他们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不讲法律,想到刚开始还嘲笑张扬来着,一个个是【财色无边】欲哭无泪。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将血  武动乾坤  我真是个富二代  仙国大帝  至尊武神  唐朝小闲人  恶魔就在身边  开天录  大魏宫廷  造化之门  都市少帅  赘婿  斗战狂潮  最强兵王  正解问答  儒道至圣  圣武称尊  龙炎网  龙王传说  魂武双修  粤语剧  全民领主  大王饶命  美食供应商  直播吧  考试网  360小说  牧神记  吞噬星空  调教大宋  诡秘之主  修罗帝尊  无仙  电视迷  贵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