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九百一十八章你怎么能不拿命来回报

第九百一十八章你怎么能不拿命来回报

    时间久了,这些女人难保不会互相接触,几次下来,她们有意无意的【财色无边】分成了几波,像冯瑛姚淑红欧阳雪这样有夫之妇属于一波,当然还有其他几个小团伙。这是【财色无边】免不了的【财色无边】,社会就是【财色无边】一个圈子接接一个圈子组成的【财色无边】。

    加上张扬的【财色无边】霸道心里,她们出去跟别的【财色无边】人男人勾勾搭搭那是【财色无边】不可能了,就跟同病相怜的【财色无边】姐妹越走越近,逛街吃饭美容,都凑到了一起,要比一般闺蜜的【财色无边】关系还要好,毕竟她们是【财色无边】同病相怜啊!

    张扬不知道姚淑红在想着什么,要是【财色无边】知道的【财色无边】话,肯定会给她几巴掌让她清醒清醒,也不想想她值得张扬这么做吗?

    张扬玩弄冯瑛,蹂躏姚淑红,与其说是【财色无边】为了美色,还不如说是【财色无边】为了这种玩弄人妻的【财色无边】快感。特别是【财色无边】冯瑛那种贤妻良母型的【财色无边】,亲热起来是【财色无边】最有意思的【财色无边】。每次看到对方痛苦而又无奈的【财色无边】眼神,张扬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财色无边】兴奋。

    嘴上不承认,实际上张扬也清楚,自己在性方面,要比一般的【财色无边】男人大得多,也有些小小的【财色无边】不同。这可能跟他遇见的【财色无边】第一个女人就是【财色无边】王悦,还好好的【财色无边】被对方上了一课有关吧!

    “那我们结婚后呢!”姚淑红问道。

    张扬道:“结婚后你在国内,他在国外,一方面是【财色无边】因为国外危险,另外一方面我要留有制衡他的【财色无边】手段。也许他会在外面有女人,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总会是【财色无边】他明媒正娶的【财色无边】妻子,除非我同意,他是【财色无边】不会跟你离婚的【财色无边】!”

    姚淑红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财色无边】猜测,不再说什么了,神情黯然的【财色无边】道:“我知道了。两位老人那里我会照顾好的【财色无边】!”

    张扬抬头看看时间道:“算了,别工作了,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两位老人!”

    姚淑红惊讶的【财色无边】道:“现在就去?”

    张扬道:“现在就去,晚上我有安排没有时间,走吧!”

    说完带着姚淑红走出办公室。

    走到外间后,张扬交代尤雨欣道:“约好那边了,给我来电话,我有事情要出去处理!”

    “是【财色无边】,董事长!”尤雨欣在办公室里没有表现出一点亲昵的【财色无边】态度。

    刚交代完尤雨欣,李岩走了过来,见到张扬这个情况,有些郁闷的【财色无边】道:“老板,你刚来又要走啊!”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张扬问道。

    李岩道:“就是【财色无边】八游公司的【财色无边】事情,现在前期准备的【财色无边】差不多了,已经决定在美国上市了!”

    张扬拍了拍李岩的【财色无边】肩膀道:“你做的【财色无边】很好。这件事至始至终都是【财色无边】你在跟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你就继续吧!”

    李岩点点头道:“其他的【财色无边】没有什么,我们现在是【财色无边】公司最大的【财色无边】股东,掌握绝对的【财色无边】话语权!我只是【财色无边】要问问老板,公司在上市后的【财色无边】下一步计划,是【财色无边】按照原来的【财色无边】构想套现,还是【财色无边】经营下去。毕竟八游公司有着几千万的【财色无边】付费用户,很有发展的【财色无边】前景!”

    看了看周围都是【财色无边】新人,张扬道:“这样吧,明天我回来公司,咱们见面后再聊,你这么说肯定是【财色无边】有计划了!”

    李岩不好意思的【财色无边】笑笑。

    张扬拍了一下他的【财色无边】肩膀道:“拿出计划书,我看过后,咱们在商讨这件事!”

    “是【财色无边】,董事长!”李岩恭敬的【财色无边】道。

    下楼之后,姚淑红道:“这个李岩很用功,我听说他经常在公司加班到半夜,跟那个江子川完全是【财色无边】不同的【财色无边】两个人!”

    “哦,说来听听!”张扬道。

    两人边走边说进了汽车,听完后,张扬深思了一下道:“一个是【财色无边】没日没夜的【财色无边】工作,一个是【财色无边】在下班后从来不加班?”

    姚淑红道:“是【财色无边】啊!现在公司里新来的【财色无边】员工,都很听李岩的【财色无边】话!”

    张扬眉毛皱了一下,又舒展开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车之后,张扬交代完凯特琳娜地址之后,毫不顾忌的【财色无边】将姚淑红搂在了怀里,摸了起来。

    姚淑红脸蛋红红的【财色无边】,也没有拒绝张扬的【财色无边】双手。

    很快在川流不息的【财色无边】车流当中,两人在后座上,上演了最为激情的【财色无边】一幕,当车停在红绿灯前,车子还剧烈的【财色无边】颤抖时,后面等灯的【财色无边】司机,看的【财色无边】眼睛都直了。大白天明目张胆的【财色无边】车震,这也太刺激了。

    那个司机等到绿灯,特意加油超车,想要看清楚车摹静粕薇摺口的【财色无边】情景,可惜他一无所获,反而因为违反交通规则被交警罚了两百元钱。

    当司机跟交警提起这件事的【财色无边】时候,交警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看看人家那是【财色无边】什么车,你这是【财色无边】什么车,管那么多干什么?”

    这段不知名的【财色无边】插曲,被司机记在了心底,终于有一天,他也忍不住开车的【财色无边】时候,让情人给他用嘴服务,结果发生车祸,弄得车毁人亡。所以说有些事情可以学,有些事情不可以学,不是【财色无边】每个人都有车震的【财色无边】本钱的【财色无边】。

    姚淑红在地下车库下车的【财色无边】时候,脚都有些软绵绵的【财色无边】,脸蛋上红红的【财色无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有经验的【财色无边】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刚刚做过什么!

    姚淑红拿出化妆包补了补妆,除了水汪汪的【财色无边】大眼睛,其他的【财色无边】都没有异样后,才跟张扬乘坐电梯。

    到了久违的【财色无边】房间门口,张扬有些感叹起来,仅仅是【财色无边】半年多的【财色无边】时间,对于自己来说,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这里真的【财色无边】久违了。

    曹母开开门看到姚淑红跟一个陌生的【财色无边】男人走进来,有些疑惑。

    姚淑红看到老人眼里的【财色无边】疑窦介绍道:“这位就是【财色无边】公司的【财色无边】老板,他是【财色无边】代表曹雷来看望二老的【财色无边】。”

    听到是【财色无边】曹雷的【财色无边】老板,曹父曹母都有些缩手缩脚起来,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财色无边】他们最幸福的【财色无边】日子,不说吃的【财色无边】用的【财色无边】看病的【财色无边】花销,最主要的【财色无边】房子就是【财色无边】张扬的【财色无边】。而且他们经历过房东要收房的【财色无边】波折,得知张扬为此将房子买下来给他们住,更加感动的【财色无边】不行。

    “二老,你们坐,快坐,我这次过来是【财色无边】代表曹雷来看望二老的【财色无边】。曹雷因为被我派到国外出差一时之间回不来,我特意来说抱歉的【财色无边】!”张扬道。

    这个时候一直唯唯诺诺的【财色无边】曹父开口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财色无边】!曹雷是【财色无边】给你工作,出差是【财色无边】很正常的【财色无边】事情!”

    曹母犹豫了一下问道:“上次曹雷打电话说他在缅甸,他不会有危险吧!”

    “不会,当然不会!我的【财色无边】公司是【财色无边】合法公司,有一些跨国业务,本来由海外的【财色无边】人负责。缅甸这不是【财色无边】有些乱吗,公司的【财色无边】生意受到了影响,曹雷这个人很不错,有能力我很看好他,就让他担任分公司的【财色无边】经理,由他来负责,你们不用担心。而且我们公司所在的【财色无边】城市没有打仗,你们放心吧!”张扬道。

    曹父点点头道:“没事,有危险也没事。曹雷是【财色无边】当兵出身的【财色无边】,不怕这个。俗话说的【财色无边】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挣你的【财色无边】钱就不能在乎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财色无边】。只是【财色无边】苦了小姚了。”

    他这么一说,曹母看着姚淑红也有些愧疚起来,原本她还对这个女孩有些不满意,总觉得她过于势利,现在没有这个想法了。儿子长期在外,这个小姑娘能谨守妇道,每天按时回家,真的【财色无边】很不容易了。

    这么一想,曹母的【财色无边】眼光和顺了许多。

    话糙理不糙,张扬笑了起来,这样通情达理的【财色无边】老人是【财色无边】他最喜欢的【财色无边】,“二老以后的【财色无边】衣食住行都又公司承担,刚才我已经交代小姚了,以后你们拿账单来报销就可以!至于他们两个的【财色无边】婚事,你们更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他们商量过了,等到我们公司的【财色无边】总部建好,就给他们举行婚礼。到时候我会奖励他们一套房子,还会将两人的【财色无边】户口都迁到京城来,以后有了孩子,你们也不用担心孩子上学的【财色无边】事情!”

    听到张扬这么说,两位老人彻底放心了。

    张扬朝姚淑红使了一个眼色。

    姚淑红将张扬找保姆服饰他们两人的【财色无边】消息告诉他们,还会给自己配车,方便两位老人进出,听得两位老人感动的【财色无边】热泪盈眶。

    看到说的【财色无边】差不多了,张扬站起来道:“我刚来京城的【财色无边】时候就住在这里,真是【财色无边】久违了,我参观一下不介意吧!”

    曹父曹母忙道:“不介意,不介意!”

    “叔叔,婶婶,我陪着老板看看,你们给曹哥打个电话说一声!”姚淑红道。

    曹父反应过来,这些事是【财色无边】要告诉曹雷的【财色无边】,老板这么卖好,自然是【财色无边】让曹雷好好做事。

    等到两人进了里面的【财色无边】卧室,曹父叹了口气。

    曹母疑惑的【财色无边】道:“老伴,你怎么了,这不是【财色无边】好事吗?”

    曹父摇摇头道:“我是【财色无边】担心曹雷啊!古代将军给士兵吸一口血,士兵就要拿命回报。如今这个老板做了这么多,曹雷这是【财色无边】要用命来还啊,否则的【财色无边】话,这个社会都没有容身之地了。”

    曹母紧张的【财色无边】道:“小雷不会有危险吧?”

    “那到不会!只是【财色无边】这个分公司一定很重要,他是【财色无边】来打消曹雷担心的【财色无边】。不说了,赶紧给小雷打电话吧!没看那个老板进屋了吗?那就是【财色无边】等着我们跟儿子说摹静粕薇摺控!”曹父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仙国大帝  大医凌然  造化之门  官道之色戒  大王饶命  剑道独尊  极品全能学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知道一切  造梦天师  明朝败家子  遮天  龙组兵王  龙组兵王  武灵天下  灵武天下  开天录  完美世界  我从凡间来  星辰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