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三十章 我等着
    ?夜总会一共八层,这个电梯只有从地下室才能直达八楼,而出去却不会受到限制,张扬不得不暗赞段飞等人的【财色无边】功夫,除非是【财色无边】有卧底进来,否则外人很难发现这个赌场。网 而有着肖飞和王运来在背后做靠山,这里又怎么会有警察来查,难怪这个赌场可以大摇大摆的【财色无边】在市区里开设,也难怪会有这么多的【财色无边】赌客。

    到了顶楼,张扬发现这里的【财色无边】气氛和地下室完全不同,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财色无边】赌场,里面安安静静的【财色无边】。

    段飞这时候说道:“王兄弟,这一层只有扑克牌,梭哈和德州扑克,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

    两种张扬都从王悦那里学过,不过把握最大的【财色无边】还是【财色无边】德州扑克,毕竟所有人的【财色无边】底牌他都可以看到,方便他下注。而且德州扑克,玩的【财色无边】人很多,赌局也会大,他今天就是【财色无边】来砸场子来了,自然是【财色无边】越大越好。

    “德州扑克吧!”张扬道。

    段飞笑着道:“好的【财色无边】,请这边来。”

    张扬跟着段飞进了一个房间,进门之后,段飞熟络的【财色无边】同正在玩牌的【财色无边】赌客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介绍道:“各位不介意在多一个朋友吧。”

    一个肥头大耳的【财色无边】赌客,吸了一口自己的【财色无边】雪茄道:“小段啊,不要什么人都往我们这介绍。十万底,不是【财色无边】每个人都玩的【财色无边】起的【财色无边】。”

    段飞回头看了一眼张扬道:“我这个朋友可是【财色无边】一个高手,刚才在下面赢了我一千多万,我相信赌本不成问题。”

    牌桌上的【财色无边】人,都抬头诧异的【财色无边】看向张扬。

    在赌场赢一千多万可不是【财色无边】一个小数字,他们都知道赌场是【财色无边】怎么回事,就那些赌具都是【财色无边】稳赢不输的【财色无边】,而他们在这里打牌,说是【财色无边】在赌场,其实就是【财色无边】用一下场地,输赢和赌场没有关系。当然有些时候,赌场也会派人下场,那都是【财色无边】少数时候。张扬能在赌场赢上千万,那可真称得上高手了。

    张扬笑着道:“钱没有问题,一千万不够的【财色无边】话,我这里还有。”

    那个肥胖的【财色无边】赌客道:“既然如此,就一起玩玩吧。”

    张扬坐下来后,出人意料的【财色无边】道:“段老板不一起玩玩吗?都说段老板是【财色无边】一个高手啊!”

    段飞手一紧,凶狠的【财色无边】看了张扬一眼,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大家不介意的【财色无边】话,我就陪大家玩玩!”

    到了这个时候,他要还是【财色无边】看不出来张扬是【财色无边】冲着他来的【财色无边】,他就不是【财色无边】段飞了。只是【财色无边】他考虑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这个所谓的【财色无边】王军到底是【财色无边】什么人?是【财色无边】跟自己有仇,还是【财色无边】跟赌场有仇,他是【财色无边】冲着自己来的【财色无边】,还是【财色无边】冲着自己幕后老板来的【财色无边】。

    看到段飞坐下来,张扬得意的【财色无边】笑了起来。

    牌局打到第三把的【财色无边】时候,所有人都看出来异样来了。

    这个新来的【财色无边】年轻人是【财色无边】冲着段飞来的【财色无边】,段飞跟的【财色无边】话,他就跟,段飞不跟,他不管牌面多好,统统放弃。

    段飞脸气的【财色无边】都成了绿色,要是【财色无边】早知道这个家伙冲自己来的【财色无边】,他绝对不会将“王军”带来这里,哪怕犯着众怒,他也要在地下室将这个家伙解决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个家伙明显是【财色无边】打自己脸来了。

    “王老弟,你今天是【财色无边】冲着我段飞来的【财色无边】。”段飞看完手底的【财色无边】牌说道。

    张扬哈哈一笑道:“段老板,说笑了,我是【财色无边】来赢钱的【财色无边】,怎么能说冲你来呢!”

    既然化妆来了,张扬就决定了不会透露自己的【财色无边】身份,因为今天不过是【财色无边】报复的【财色无边】开始,他要让自己这些仇人活在恐惧之中,这也是【财色无边】防止他们报复自己。

    段飞当然不信张扬说的【财色无边】话,冷笑着道:“津城道上的【财色无边】兄弟我都认识,不知道王兄弟是【财色无边】混哪里的【财色无边】,要是【财色无边】有误会,一切都好说,如果你今天是【财色无边】来砸场子的【财色无边】,可就挑错地方了。”

    张扬点了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往座椅上一靠道:“怎么来赌场赢钱不行吗?我今天不想赢其他人的【财色无边】钱,就想赢你段飞的【财色无边】钱,不可以吗?”

    段飞怒极而笑道:“可以,当然可以。只是【财色无边】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完看向三张公共牌,全都是【财色无边】红桃的【财色无边】a,q,6,在拿起自己手里的【财色无边】牌看了看,红桃k,红桃10,从牌面来看,已经是【财色无边】同花,还有机会博到同花顺。

    张扬没有看牌,还是【财色无边】盲注。

    不过这是【财色无边】表面,实际上张扬不仅知道自己的【财色无边】底牌,还知道剩余两章公共牌是【财色无边】什么。

    张扬手里握着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方片三,黑桃六,可以说根本没有一点的【财色无边】机会,可是【财色无边】和剩下的【财色无边】两张牌凑到一起,就是【财色无边】一个顺子,因为剩余的【财色无边】两张,一张是【财色无边】黑桃三,一张是【财色无边】草花六。

    同花碰到葫芦,可以说这是【财色无边】冤家牌。

    牌桌上其他人,都将自己的【财色无边】牌翻了过来,等着看两人的【财色无边】对局。

    张扬解开上衣所有的【财色无边】衣扣,全都解开,然后笑了起来道:“段老板,咱们不如玩一把大的【财色无边】吧,我的【财色无边】牌看,这把我就跟你玩一把盲注,输了,我转身就走,要是【财色无边】不小心赢了,我也没有其他的【财色无边】要求,就是【财色无边】你段老板,能输得起,让我离开这里。说实话,我很怕啊,赢了这么多钱,我还真担心不能活着离开赌场。”

    段飞眼睛快要冒出火来了,张扬这是【财色无边】当面打脸啊!

    这可不是【财色无边】楼下那些小赌客,都是【财色无边】豪客,要是【财色无边】这些人看到自己玩手段的【财色无边】话,这个赌场就真的【财色无边】不用开了。这些人不仅是【财色无边】有钱人,还是【财色无边】有地位的【财色无边】人士,要是【财色无边】安全不能保证,以后谁还敢这里玩。

    果然听到张扬这么说,好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段飞气的【财色无边】浑身哆嗦道:“王老板,说笑了。我们赌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财色无边】事情!”

    “是【财色无边】吗?可是【财色无边】我怎么听说,有人在这里赢完钱,没等离开就被抢了个精光呢。”张扬信口胡诌道。

    段飞打了一个冷战,不好再让这个小子造谣下去,赌场的【财色无边】信誉就毁了。

    “姓王的【财色无边】,少说废话,既然要赌我就跟你赌。”段飞道。

    看到那些赌客疑神疑鬼的【财色无边】表情,张扬知道自己成功埋下了一根钉子,也许用不了多久,这根钉子就会起到出人预料的【财色无边】效果。

    这时站在监控室里的【财色无边】聂心怡露出了得意的【财色无边】笑容,好啊段飞,想不到你还做这样的【财色无边】事情。在聂心怡看来,张扬这就是【财色无边】来报仇来了,肯定是【财色无边】有朋友或者家人在这里受到委屈了,否则不会这么不依不饶的【财色无边】。要是【财色无边】为了钱,张扬赢的【财色无边】钱,已经足够了,可他敢全压上去,恐怕为的【财色无边】就是【财色无边】说这个话吧。

    肖飞啊肖飞,都说摹静粕薇摺裤精明,想不到你用了这么一个人。

    聂心怡咬了一下嘴唇,走到门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刘叔,赌场发生了一些有趣的【财色无边】事。”

    过了一会,聂心怡开心的【财色无边】道:“我知道了。刘叔,你放心吧,这次一定能抓到段飞的【财色无边】把柄。”

    挂了电话,聂心怡再次拨通一个电话:“小黑,看到赵兴那几个人了吗?”

    “他们刚才带着家伙出去了,好像要出去办事。”小黑道。

    “去盯着他们!”聂心怡道。

    小黑道:“有用吗?上次盯着他们,结果他们跑到火锅店,莫名其妙打了一仗。我险些被发现。”

    “去吧,今天一定有收获。”聂心怡道。

    挂了电话,聂心怡回到监控室,发现所有人都愣愣的【财色无边】,她顺着众人的【财色无边】目光看向监控器,接着她也不敢置信的【财色无边】捂住了嘴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我就是传奇  唐砖  官道之色戒  天帝传  符皇  贴身医王  一品唐侯  三国之蜀汉我做主  9号资讯  厨道仙途  装机之家  大唐绿帽王  全职法师  唐砖  极道天魔  食色天下  我的盗墓生涯  极品全能学生  佣兵的战争  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