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目的【财色无边】达成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目的【财色无边】达成

    林振华恶狠狠的【财色无边】看着孟庆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财色无边】主任,竟然给自己出了这么大一个难题,看着桌子上的【财色无边】文件,林振华反手盖上道:“还有两天时间,你在回去好好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将电子档文件填写好,张扬的【财色无边】名单已经上报了!”孟庆祥头也不抬的【财色无边】道。

    “什么,你,你混蛋!”林振华骂道。

    孟庆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财色无边】样子,起身站了起来道:“没有其他的【财色无边】事情我,我就回去了!”

    等到孟庆祥离开办公室,林振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是【财色无边】怎么回事?张扬到底跟孟庆祥发生什么解不开的【财色无边】疙瘩,让他下这么狠的【财色无边】手,就连自己的【财色无边】前途都不在乎了。林振华明白,没有特别大的【财色无边】仇恨,孟庆祥根本不可能这么做。

    想到这里,林振华拿起电话,给科室的【财色无边】副主任打过去电话。

    过了几分钟,林振华哭笑不得的【财色无边】挂了电话,原来是【财色无边】这么回事?不过真的【财色无边】只是【财色无边】风言风语吗?想到张扬的【财色无边】做派,在想到孟庆祥刚才破釜沉舟的【财色无边】样子,林振华无奈的【财色无边】摇摇头,看起来不像啊!

    可是【财色无边】现在怎么办,这个孟庆祥连电子档的【财色无边】文件都上报了,医院一定有很多人看过,如果临时换将,自己的【财色无边】麻烦就大了。

    “这个混蛋,那么多小护士,病人不去勾引,你好端端的【财色无边】勾引孟庆祥的【财色无边】老婆干什么,你这不是【财色无边】没事找事吗?”林振华骂了几句,拿起电话:“张扬吗,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挂了手机,朝院长办公室走去。

    电梯门口,他正好撞到了回来的【财色无边】孟庆祥,两个人对视起来。

    孟庆祥的【财色无边】眼睛里是【财色无边】无法掩饰的【财色无边】恨意,而张扬的【财色无边】眼神则是【财色无边】蔑视跟得意,看的【财色无边】孟庆祥恨不得打死这个家伙。

    “孟主任让让,院长找我有事!”张扬道。

    孟庆祥冷笑着道:“张扬,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财色无边】后果!”

    张扬不屑的【财色无边】靠近孟庆祥的【财色无边】耳边道:“连老婆都看不住的【财色无边】人,有什么底气说这句话!”

    “你!”孟庆祥激动起来。

    张扬伸手拍了拍孟庆祥的【财色无边】白大褂,挖苦道:“孟主任,到处都是【财色无边】戴护士长出轨的【财色无边】消息,我要是【财色无边】你就就把奸夫抓起来,没事总盯着我算怎么回事!”

    孟庆祥深吸一口气道:“那个奸夫会后悔的【财色无边】!”

    说完孟庆祥扭头就走了。

    张扬走进电梯得意的【财色无边】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的【财色无边】计划成了,不出意外派去非洲的【财色无边】那个人就是【财色无边】自己了,现在就看林振华那里了,想来他是【财色无边】不会为一个虚无缥缈的【财色无边】承诺,得罪医院所有的【财色无边】医生,毕竟这是【财色无边】犯众怒的【财色无边】事情。

    果不其然进了院长室,林振华主动给张扬冲好了咖啡:“小张,来吃尝尝,这是【财色无边】我上次去巴西带回来的【财色无边】咖啡豆!”

    “谢谢林院长,对了,林院长听说我们医院这段时间病房很紧张啊!”张扬道。

    林院长接受了张扬的【财色无边】建议,果不其然这一招还真的【财色无边】很灵,业绩直线上升,而且有保险在,只要有合理的【财色无边】理由,在不花自己钱,而又不影响工作的【财色无边】情况下,很多人都愿意做一个全面系统的【财色无边】身体检查。

    而且有例子摆在那里,这并不是【财色无边】骗钱,已经得到了董事会的【财色无边】批准。

    林院长这才想起来,自己上次收了张扬的【财色无边】好处,还没有一点的【财色无边】回报呢,这回又要将张扬派去非洲,怎么都有点心虚,可是【财色无边】又不能不说,要不然这件事张扬以为是【财色无边】自己做的【财色无边】,那不是【财色无边】自己得罪人了吗?

    “小张啊,上次的【财色无边】事情你做的【财色无边】很好,本来我是【财色无边】想奖励你的【财色无边】,可是【财色无边】现在出了一点意外!”林振华道。

    张扬装作好奇的【财色无边】道:“哦,什么意外!”

    “你知道咱们医院要出一些医生去非洲的【财色无边】事情吧!”林振华说完观察着张扬的【财色无边】表情,果不其然张扬脸色有些不好看。

    林振华事到临头只能往下说:“你说摹静粕薇摺裤得罪孟主任干什么,他将你的【财色无边】名字报了上来!”

    “什么让我去非洲,开什么玩笑,这么多小护士我还没有下手呢!”张扬道。

    林振华翻了个白眼道:“这件事的【财色无边】权利在科室主任那里,我这里没有办法,孟主任不仅将你的【财色无边】名单报上来,还传到咱们医院的【财色无边】网上去了,就是【财色无边】我也没有太好的【财色无边】办法!除非?”

    “除非什么?”张扬如他所料的【财色无边】问道。

    “除非让孟庆祥自己将名单换掉,我这里是【财色无边】没有办法了,要不你自己去跟孟主任商量商量。只要他肯换人,我这里绝对没有问题!”林振华道。

    张扬怒气冲冲的【财色无边】抓起文件道:“我去找孟庆祥!”

    林振华咳嗽了一声道:“小张啊,注意方式方法,不要弄的【财色无边】人尽皆知,要不然这件事真的【财色无边】没有转圜余地了!”

    “我明白,不就是【财色无边】一个孟庆祥嘛,搞不定他我还搞不定他老婆了!”张扬临出门时不屑的【财色无边】道。

    林振华本来在喝咖啡,听到这句话,直接一口喷了。靠,这是【财色无边】什么人啊,要是【财色无边】自己有这样的【财色无边】下属,也得将他送走,要不然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张扬出了院长办公室后,脸上露出得意的【财色无边】表情,果然在没有任何人的【财色无边】怀疑下搭上了这艘末班车。这样即使非洲爆发大规模的【财色无边】瘟疫,也不会被人联想到自己的【财色无边】身上。老孟啊老孟,你还真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福星。

    回到住院处,张扬进门之后,指着那些医生道:“都给我出去!”

    孟庆祥不屑的【财色无边】看着张扬,对着那些目瞪口呆的【财色无边】医生道:“你们先出去吧!”

    等到这些人都出去了,张扬才狠狠的【财色无边】将文件摔在孟庆祥的【财色无边】面前,破口大骂道:“姓孟的【财色无边】,你是【财色无边】什么意思,科里这么多人,你凭什么将我的【财色无边】名字报上去!”

    办公室外面围了很多医生跟护士,本来认为两个人是【财色无边】为了戴琳的【财色无边】事情,撕破脸了,没想到听到这句话。

    反应快的【财色无边】,惊喜的【财色无边】道:“是【财色无边】让非洲的【财色无边】事情!”

    听到这么说,这些个医生一个个都露出了高兴的【财色无边】表情,天哪有人选了,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难怪张扬生气,这不是【财色无边】欺负人吗?”

    “换做你试试,都给你戴绿帽子了,还不还手,不让人看遍了!”

    不提外面的【财色无边】争论,孟庆祥平静的【财色无边】翻着文件道:“上报你的【财色无边】名字怎么了,你是【财色无边】不是【财色无边】医院的【财色无边】医生,我是【财色无边】不是【财色无边】主任,这是【财色无边】我的【财色无边】权利。你要是【财色无边】有意见可以跟院里反应,要不然你可以辞职啊,反正你有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钱!”

    “我呸,你就是【财色无边】公报私仇!姓孟的【财色无边】,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什么!你丫的【财色无边】就是【财色无边】一混蛋。别人随便说两句,你就当真了,你以为老子会看上你那个老婆!她都多大岁数了,我是【财色无边】一点兴趣都没有。告诉你,将名字换掉,否则别说我真的【财色无边】用钱去砸你的【财色无边】老婆!”张扬道。

    孟庆祥气的【财色无边】浑身突突,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张扬,你胡说八道什么!在这么说,别说我去告你,人身攻击,损害我跟我妻子的【财色无边】名誉权!”

    “打官司,你以为老子怕你啊!说,你到底换不换人!”张扬道。

    孟庆祥露出胜利的【财色无边】表情道:“你休想!”

    张扬伸手指着孟庆祥骂道:“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财色无边】!”

    说完拉开办公室的【财色无边】门。

    外面都是【财色无边】医生跟护士,张扬没好气的【财色无边】骂道:“都听什么听,给我滚蛋!”

    说完气冲冲的【财色无边】走了。

    这里的【财色无边】事情很快传到了戴琳的【财色无边】耳朵里,戴琳听完都傻了,怎么会这样?虽然张扬治病的【财色无边】方式有些古怪,自己还被占了不少的【财色无边】便宜,可是【财色无边】她还是【财色无边】从内心里感激张扬,如果不是【财色无边】张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可是【财色无边】孟庆祥这等于恩将仇报!

    不过在想到张扬刚才说的【财色无边】话,戴琳忽然有一种明悟,好像张扬几句话就将跟自己的【财色无边】暧昧解释干净了,将自己从这场闹剧里摘了出去。这,这是【财色无边】真的【财色无边】吗,难道这才是【财色无边】张扬跟孟庆祥争吵的【财色无边】目的【财色无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a4纸尺寸  x职场  极品太子爷  造梦天师  鹰掠九天  绝世唐门笔趣阁  重生之完美一生  一品唐侯  儒道至圣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终极高手  圣武称尊  大唐仙医  邻伴网  名人故事  龙王传说  绝顶唐门  贵族农民  莽荒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