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无边 > > 财色无边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和尚比观音好使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和尚比观音好使

    张扬刚刚脱光衣服趟在浴盆里,就听到手机响起,拿过来一看,不出自己的【财色无边】预料是【财色无边】戴琳,这个女人的【财色无边】心底还真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够善良的【财色无边】。

    “对不起,张扬,我没有想到会是【财色无边】这样!”戴琳带着哭泣的【财色无边】声音道。

    张扬不以为意的【财色无边】道:“哭什么,这件事跟你又没有关系!”

    “怎么跟我没有关系,是【财色无边】因为最近的【财色无边】风言风语,孟庆祥误会我们造成的【财色无边】。我已经找到事情的【财色无边】源头,是【财色无边】那会跟我一起值班的【财色无边】女护士泄露的【财色无边】。我已经打报告开除她,还有晚上我就跟孟庆祥解释清楚!”戴琳道。

    “不要,千万不要!”张扬急忙组织,开玩笑,说出去我就做白用功了,还有这个戴琳是【财色无边】真傻还是【财色无边】假傻,解释会有人相信吗?

    “为什么不让我解释!”戴琳道。

    张扬想了想道:“戴琳,你觉得孟庆祥会相信你的【财色无边】话吗?那么诡异的【财色无边】事情除了亲身经历的【财色无边】人会相信吗?”

    戴琳哑口无言。

    张扬继续道:“而且一旦解释你是【财色无边】和盘托出还是【财色无边】有所隐瞒呢?全都说出来的【财色无边】话,孟庆祥还会像现在这么爱你吗?如果他接受不了,你怎么办?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不就是【财色无边】为了挽救你的【财色无边】婚姻吗?”

    “可是【财色无边】我也不能让你背负这么大的【财色无边】委屈啊!”戴琳道。

    张扬笑笑道:“这算什么委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件事就过去了,而且你想想我今天说的【财色无边】话,不就是【财色无边】为了让孟庆祥相信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吗?你在这么做,不就是【财色无边】毁了我全部的【财色无边】努力吗?”

    戴琳说不出话来了,越发的【财色无边】感激张扬,低声道:“那我应该怎么报答你,要不然你说个地方,我去见你!”

    张扬知道戴琳是【财色无边】什么意思,摇摇头道:“不用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财色无边】时候我会联系摹静粕薇摺裤的【财色无边】。你现在要做的【财色无边】就是【财色无边】将这一切都隐瞒下来,不要让孟庆祥知道这件事!”

    “张医生,谢谢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财色无边】!”戴琳道。

    挂断电话之后,张扬松了一口气,有解决了一个麻烦。张扬没有想到,戴琳真的【财色无边】不是【财色无边】说说而已,还是【财色无边】这么做的【财色无边】,一段时候后,戴琳怀孕,等到孩子出生后,戴琳给孩子起了一个孟庆祥郁闷半辈子的【财色无边】名字。

    孟思洋,虽然此洋非彼扬,可是【财色无边】孟庆祥明白这是【财色无边】什么意思,但是【财色无边】那个时候张扬的【财色无边】死讯早已经传回来了,也就没有在追究这件事。

    不过这也从某种角度证明迷信的【财色无边】力量确实是【财色无边】特别的【财色无边】强大,戴琳因为自己的【财色无边】怀孕,更加对这个神秘的【财色无边】张医生,深信不疑,一辈子都没有改变过。一直等到孟思洋长大,见到张扬才得知一切。

    戴琳之所以怀孕不是【财色无边】因为张扬治好她的【财色无边】病,而是【财色无边】因为张扬在排卵期都射到了戴琳的【财色无边】身体里,导致她怀孕。这就跟那些古代不孕的【财色无边】女人去庙里求神,大多数在庙里留宿几晚,回家后都会有孕一样。是【财色无边】菩萨有效吗?当然不是【财色无边】,而是【财色无边】那些整天念经的【财色无边】和尚,精子成活率高造成的【财色无边】。

    现在的【财色无边】张扬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已经给戴琳留下种子,他只知道自己终于又摆脱了一个麻烦。看来下一步就该去找那个璇玑子大师了,要是【财色无边】能搞定她,让她成为自己的【财色无边】信徒,那么这个邪教的【财色无边】事情就不用自己操劳了。

    如果不行的【财色无边】话,那自己只有完全将香港的【财色无边】事情抹平,不能在利用这个身份骗无知少女上当了。

    有了决定后,张扬拿出手机拨通了璇玑子办公室的【财色无边】电话:“你好,我找一下璇玑子大师!”

    “大师已经下班了!”对面传来一个女孩的【财色无边】声音。

    张扬微笑着道:“那我可以预约吗?我想以最快的【财色无边】速度见到璇玑子大师!”

    “我看一下时间表!”过了一分钟女孩道:“这一周大师的【财色无边】行程已经安排满了,没有时间了!”

    张扬冷笑起来,这不就是【财色无边】骗钱的【财色无边】招数吗?璇玑子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否则骗钱骗到我的【财色无边】头上来,我会让你知道后悔的【财色无边】悔字怎么写。

    “钱不是【财色无边】问题,我有很重要的【财色无边】事情找璇玑子大师帮忙!”张扬道。

    果然一听说钱不是【财色无边】问题,女孩热情许多道:“其实明天大师会有一点时间,如果您愿意的【财色无边】话,我可以将你加进去,但是【财色无边】这个费用比较高!”

    “多少?”张扬问道。、

    “十万!”女孩道。

    张扬心说真够狠的【财色无边】,光是【财色无边】见一面就要十万,这个璇玑子可真会敛财,“没问题,账号给我,我现在就付款!”

    “好的【财色无边】,请告诉我你的【财色无边】名字!”女孩道。

    “张扬!”张扬道。、

    “张先生,请你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来我们公司,如果迟到,不好意思这个名额就要延给下一个人了!”女孩道。

    张扬挂了电话,露出冷笑的【财色无边】表情,大师,我倒要看看这个大师到底有什么本事。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张扬就来到了璇玑子的【财色无边】办公室,这里十分的【财色无边】安静,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多人。

    四处打量一番,这里摆设真的【财色无边】很有品味,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财色无边】感觉,前台接待起身道:“您好,先生请问您预约了吗?”

    “张扬,昨天晚上预约的【财色无边】!”张扬道。

    “原来是【财色无边】张先生,您请到办公室里等一会,大师正在帮助上一位老板解决问题!”前台接待迎出来,带张扬去办公室。

    “不知道我要等多久!”张扬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大师的【财色无边】时间不固定,不过下一位就是【财色无边】您了!”前台接待道。

    张扬在一间干净的【财色无边】办公室坐下,四处打量起来,按照张扬的【财色无边】猜测这里应该有监控器来拍摄自己,记录自己的【财色无边】相貌,查找自己的【财色无边】身份信息,还有人会根据自己的【财色无边】表现分析自己的【财色无边】心理状态。

    可是【财色无边】令张扬十分意外的【财色无边】是【财色无边】,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张扬有些不相信,又仔细看了看,真的【财色无边】没有任何仪器,这就是【财色无边】一间普通办公室。张扬点了一支烟心说有意思了,要找这么看,这个璇玑子还真不是【财色无边】骗人的【财色无边】!

    张扬调转角度终于找到了璇玑子的【财色无边】办公室。房间里一片漆黑,窗帘是【财色无边】那种隔光的【财色无边】,有一个女人躺在椅子上,好像在诉说着什么。而璇玑子坐在椅子上,蒙着头处于黑暗当中,很难看清楚她的【财色无边】脸。

    “真的【财色无边】很神秘!”张扬喃喃的【财色无边】道。

    既然看不清张扬就不再看了,点了一支烟静静的【财色无边】等待着,直到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才看到那个女人流着泪水从这里离开。也不知道她经历什么伤心的【财色无边】事情,很好看的【财色无边】一双大眼睛,眼圈都哭红了!

    “张先生,请稍作一会,大师需要休息半个小时才能见你!”前台接待很快走进来道。

    张扬皱着眉头道:“时间已经超了,要知道我的【财色无边】时间也是【财色无边】很宝贵的【财色无边】!”

    前台接待微笑着道:“张先生,没有办法,每个人的【财色无边】情况都有所不同,其实今天已经是【财色无边】快的【财色无边】了,如果不是【财色无边】您昨天预约好的【财色无边】话,大师今天不会见你的【财色无边】。按照行程,大师今天下午就要去新加坡!”

    张扬不屑的【财色无边】笑笑,这种话谁都会说,还是【财色无边】一会跟这个璇玑子见了面在说吧。

    一直等到快十一点了,前台接待才走过来道:“张先生,请跟我来,大师在等着您!”

    房门推开,张扬有些意外,窗帘已经拉开,房间里充满阳光,让人的【财色无边】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璇玑子身穿一身黑衣的【财色无边】衣服,蒙着面纱坐在椅子上,就连双手都带着黑色的【财色无边】手套,张扬这才发现这个房间里非黑即白没有其他的【财色无边】颜色。

    “张先生,请坐!”仿佛清水般透彻的【财色无边】声音从房间里响起。

    张扬坐在椅子上有些意外的【财色无边】道:“你就是【财色无边】璇玑子大师,为什么蒙着面纱?”

    璇玑子道:“张先生,我的【财色无边】时间很紧,请不要说无关的【财色无边】事情,现在开始吧,你要算什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通天武尊  庶子风流  余罪  恶魔就在身边  逍遥小书生  剑道至尊  无极剑神  黑锅  武临九霄  大医凌然  一品唐侯  赘婿  北宋大表哥  遮天  逆天邪神  伏天氏  调教大宋  美食供应商  天骄战纪  至尊神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