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一生 > > 重生之完美一生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错与对
    第三百七十六章 错与对

    陈慧看得出来,阿勇对于自己,总是【完美一生】有着一种若即若离,总是【完美一生】客客气气,总是【完美一生】毫不在意。

    今天的事情,两人相约逛街,也可以说是【完美一生】为了应付家中长辈的约会,在这大街上,那明晃晃的牌子,让两个人都有着无法接受,不约而同的走进这间商铺,极具默契的开始闹事。

    当男人用身体阻挡住来自rb人的推搡时,陈慧一直没有动,躲在他的保护之下,不是【完美一生】没有能力,而是【完美一生】喜欢这种被男人保护的感觉。

    木村小野那近乎污言秽语的话语,让陈慧再也无法忍受,也顾不得掩盖自己那一只埋藏在心中的本性,把手中的提包甩出,别看陈慧是【完美一生】女人,可手上的力道,从小跟着爷爷和父亲锻炼出来的男孩子般的体魄,长大后又背着爷爷跟军中高手学习到的格斗技巧,所以,这提包是【完美一生】扔的又准又狠,不然也不会一下子就把木村的门牙打掉。

    双方冲击到了一处,来自rb的剑道高手,以及人数上的优势,阿勇和陈慧身边的保镖,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

    两个提着木剑的男子找到机会,举着剑,冲着阿勇和陈慧冲了过来,看得出来,这个叫做阿勇的男人并不会格斗技巧,面对举着木剑的两个凶恶男人,虽然表面上装作很镇定,可心里也暗自担心,自己能不能躲开尚自不好说,身边的女孩就更加的危险了,心一横,第一次,伸手搂住了身边的女孩,一用力,把她搂入怀中,一转,把自己的背部让给举着木剑的两个男子。

    陈慧本想着反正已经暴露出自己粗暴性格的冰山一角了,也顾不得身边的男人会不会在意自己的性格了,正准备出手教训这些rb人,尤其是【完美一生】冲过来的两个男人,可就在这时候,身边的男人竟然做出了如此爷们的举动,一瞬间,陈慧痴了、醉了,这个男人,是【完美一生】真正的男人,做他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的,就凭这个男人在面对危险时能够做到一个男人能做到的一切,就凭这一点,嫁给他,应该不是【完美一生】件坏事。

    “嘭!”“嘭!”两声干脆利落的响声,就在阿勇和陈慧的身边响起,那两个提着木剑的男子,木剑断裂,身体朝着店铺的方向倒飞出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阿勇的耳边响起:“勇哥,英雄救美的机会给你了,我看我再不出场,这两把木剑可会让你躺上几天哦!”

    小军把抬起的脚收回,冷峻的脸转过面对这个熟悉的人时,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的笑容。

    左一左二两个人,在小军冲出后,也跟着冲了出来,加入到另一边的战团中,三下五除二,把这些举着木剑,嘴中不断叫嚣的rb武士,一一打倒在地。

    木村早就在看事情不好的时候,跑进店中。

    “你小子怎么来了?”松开陈慧,阿勇抬起头,望着小军,那阴柔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

    “我大舅哥遇难,我又怎能不出来帮忙呢?”小军扫了陈慧一眼,然后看着面前的江清勇,这个男人,也会有女人喜欢,一脸的欠揍模样,这个女人,挺有意思。

    “哼!”江清勇也看出了小军的那眼神中的意味,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哼了一声。

    小军没有再与江清勇说话,而是【完美一生】转身走到店铺的门前,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那挂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林青霞和霜儿也都走上前,看着这让人无法忍受的东西,脸上也是【完美一生】一片的忿恨。

    “你在这边,做的事情足够的嚣张,也足够的强势,看看,把这些猪猡逼得都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恨了,看不到的话,也就当是【完美一生】对方的无计可施,可看到了,我也不能装作看不见,怎么样,动手砸了?”江清勇拾掇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走到小军的身边,那阴柔的面目上,此时也不再保持平静,狠狠的咬着牙,看着牌子说道。

    “你们不要乱动,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当街殴打商家,闹事,这罪名,看你们怎么去警察局解释。”消失了半天的木村小野,手里拿着一块手帕,鼻间与嘴角的血迹已经被擦拭掉,张着大嘴,露出那缺了一颗牙的牙齿,脸上带着一丝惧怕,但更多的是【完美一生】憎恨。

    小军抬步,一脸冷峻,走上前,面对着阻拦在门口的木村,抬起手,从上至下,有如孩童之间打架一般,照着木村的脸推了一下,手上微微用力。

    木村的身体像是【完美一生】被重锤打了一下一般,整张脸瞬间被小军的手挤压成类似馅饼一样,身体也从上至下的向后栽倒,直直的撞到身后的玻璃门上,“砰”的一声,撞在上面,木村的啊的尖叫了一声,双手抱头,瘫坐在地上,一脸的痛苦,那撞击前的手掌力量和撞击后的碰撞疼痛,都让木村无法忍受。

    伸手,把那块木牌拿下来,嘴角微微抽动,转过身,对着一众围观者和地上躺着的rb武士,还有正从街上那一边,从车上下来,向着出事地点奔跑过来的警察。

    “华人与狗?可笑至极,这种东西,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我的面前挂上!”小军手一甩,木牌甩到半空中,落下时,抬脚,正中木牌的中央,“咔吧”一声,踢成两半,向着地上掉落。

    两截破碎的木牌还没有掉在地上,小军再次抬腿,瞬间踢腿两次,两截断掉的木牌,顺着小军踢腿的力道,向着玻璃门飞去。

    “噗!噗!”这两截木牌,竟然直直的插入玻璃门中,木牌破钢化玻璃,太匪夷所思了,而且,玻璃门还没有完全的破碎,只是【完美一生】在被木牌插入的地方,一些裂痕从木牌那里向着四周开始逐渐裂开。

    “啊!”江清勇的保镖、陈慧、围观群众、还有从远处刚刚跑过来的警察,同样被小军这一手惊呆,什么样的速度和力量,能让两截已经断裂的木牌,会有那么大的力度,直直穿过钢化玻璃门,而且不轻不重,正好镶在其中。

    木村不是【完美一生】傻子,这其中的意味,他自然懂得,如果不是【完美一生】熟识的警察已经到了近前,估计自己实在没有勇气在待下去,在面对这个男人了。

    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脑袋,嘴角的鲜血再次流淌出,连跑带爬的来到警察身边,完全一副恶人先告状的姿态:“亨特警官,就是【完美一生】这些人,不仅硬闯我的店,还打伤了我店中的人,看,还毁坏了我的店铺。”

    说完指着自己脸上的伤,地上还在抱着伤处疼苦的呻吟的手下,钢化玻璃门上的木牌和裂痕。

    中年警官皱着眉头,先看了一眼木村,然后暗暗对着手下挥手,示意他们先把这些肇事嫌疑人看管起来,等到自己查看准确后,找到一点点对方的破绽,才能帮着木村‘秉公执法’的教训这些人。

    走上前,看了看受伤的rb武士,那一个个或腿或手,或骨折或肿痛,下手很专业,很毒辣,每一招都是【完美一生】在打击到身体的时候,瞬间让受攻击人失去战斗力,亨特抬眼再次看了一下站在一处,满脸毫不在乎的小军一行人,这些人中,除了那个超过190公分的大汉像是【完美一生】有这种实力的人以外,其余人,不是【完美一生】瘦弱就似乎平凡,再不就是【完美一生】女人,而那几个看似保镖模样的人,从他们喘着的粗气和身上或多或少的伤痕,亨特知道,他们肯定不是【完美一生】那所谓的高手。

    又紧走几步,到玻璃门的近前,盯着那两块‘钉’在玻璃门上的木牌,眉头紧锁,看着那如蜘蛛网般的裂痕,抬手顺着这裂痕摸了摸,然后用力的将镶嵌在玻璃门上的木牌拔了出来。

    用了几次的力,先是【完美一生】单手,后来双手齐用,手臂青筋暴跳,亨特才感觉到了木牌的晃动。

    “哗啦!!”整扇钢化玻璃门,在木牌抽出的瞬间,稀里哗啦的全部破碎,如雨点般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

    吓得亨特倒退一步。这绝对是【完美一生】高手,真正的高手,在警局中有着格斗一把手的他,看到这个场面,也知道,就算换了自己,拿着钢板,用尽全力,能不能把玻璃门杂碎还在两说,更不要说是【完美一生】现在这样,把木牌直直的插入钢化玻璃门中,而且还找到了那维持门不破碎的平衡点。

    亨特有些犹豫,这件事情,该不该管,那几个人,看起来就不像是【完美一生】一般人,虽然平时不少拿木村的孝敬,可也要分事情,扫了烟腰间的配枪,亨特心里有了底,我一切按照公事公办,稍稍打打擦边球,暗中偏帮一下,即能圆了木村这边的贿赂,又能先探探这些人的底,如果是【完美一生】有权势的人,就公事公办,如果是【完美一生】平常的华夏商人,那就能两边获利了,想想亨特就兴奋,最近这一带的治安特别好,都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捞,今天这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怎么回事?”亨特拿着木牌,走到小军和江清勇这两个看起来就是【完美一生】领头人的面前,挥了挥木牌,指着地上的伤者和那已经破碎的钢化玻璃门。

    “这还用问吗?你没看到上面的字吗?我们是【完美一生】华人,自然受不了,换了这上面的字是【完美一生】f国人与狗不得入内,你会怎么样?”江清勇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警察与木村的关系不一般,并且话语中有着明显的偏帮痕迹,来到这里,直接看到现场,也不问恰就昝酪簧苦红皂白,就已经向着自己等人发问。

    小军看了一眼亨特,这个警察,很聪明,话里话外虽然偏帮的信息明确,可却没有任何的话茬会被抓住。

    亨特看了一眼两块破碎的木牌,又看了看四周群众的议论声,那其中的意思,也很明显,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也有了一些了解,分明是【完美一生】木村占的错误多一些。

    “无论怎么样,无论什么原因,商业保障权益规定,任何人都不准在这里闹事和冲击商铺,跟我走吧,到警局去解决!”亨特的经验非常丰富,这里有这么多的围观群众,很多事情,了解和处理都不是【完美一生】最合适的地方,还是【完美一生】回到自己的地盘最保险,同时,常人对于警察局,都有着一丝抗拒,到了那里,都会有多大的能为使多大的能为,有关系的找关系,有钱的使钱,那个时候,也能探探这些人的底,是【完美一生】龙是【完美一生】虫,也就能够分明了。

    “可以。不过这几个女孩子只是【完美一生】看客,没她们什么事,就不用去了吧!”虽然是【完美一生】疑问句,可小军话语中的意思也很明显,警官,你那点小心思我懂,去可以,但是【完美一生】,这些人,不能去警局。

    亨特看了一眼站在小军身后的霜儿和林青霞几女,想到这些人中有着那样的高手,虽然这几个女孩子很漂亮,可还是【完美一生】不要惹麻烦了,一旦对方是【完美一生】有势力的人,这个面子,先卖和后卖,那绝对是【完美一生】不一样的。

    “可以!”亨特点了点头,公事公办的态度表达的很明确。

    “我跟你去。”陈慧刚刚一直被小军的身手惊愕,此时看到事情已经到了解决的阶段,她自然不会先回去。

    “我们”霜儿也开口想要跟去,林青霞也想说话,可小军一摆手,眼神扫了林青霞一眼,她是【完美一生】公众人物,尤其还在参加戛纳电影节的评选中,进警察局,如果被媒体知道,不知道会被炒成什么样子。

    进了警局,木村的底气好像足了很多,跟众多的警员好像都熟识的模样,露着缺了一颗门牙的牙口,一脸的笑容,模样很讨厌,不少警员的眼中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但表面上,还是【完美一生】非常客气的对待他。

    “你们可以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这件事情,涉及三个国家的人,也牵扯到不少问题,有律师在,好一些!”亨特坐在那里,一副公正的态度,好像自己是【完美一生】正义的使者一样。

    木村拿起电话,找到了自己的律师,小军和江清勇对视了一眼,没有动弹,只是【完美一生】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律师。

    木村趁着律师来的时候,偷偷的给亨特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单独的走了出去。

    “看看他们玩什么?”江清勇对着小军问道,看他还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也猜到了他想做什么。

    “呵呵,玩,就玩大点,不然就没意思了,rb鬼子,逮到机会,我会放过他吗?现在还不够,要等!”小军表面上没什么,可那个牌子,在他的心中,一直像一根刺一样,让他非常难受。

    江清勇懂,这种心情,不是【完美一生】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虽然这些红色子弟当中有很多的不着调、纨绔的人,甚至还有些犯罪的人,但这些人的心中,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完美一生】对于这个国家的维护,这份感情,是【完美一生】深入骨髓的,是【完美一生】从出生那一天,就陪伴在他们身边的,是【完美一生】周围环境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都在影响着他们的感情。

    国家,是【完美一生】这些人中最不可触及的底线,也是【完美一生】他们心中唯一不会去做危害一点点国家的事情的坚决态度。

    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江清勇面对那个牌子的时候,都已经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了,更不要说小军了,这种爱国情结,是【完美一生】永远都无法割舍了。

    “这里不是【完美一生】国内,没问题吗?”陈慧作为女人,想的东西也多,有些担忧的问道。

    “哈哈,你是【完美一生】不知道你眼前的人是【完美一生】谁?知道了,你就不会担心了。”江清勇哈哈大笑,好像陈慧担心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一样,

    “嗯?”陈慧歪着头,看了一眼小军,然后盯着江清勇,希望他解释。

    江清勇刚想开口,房门打开,亨特和木村小野重新走进了房间,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看起来他就是【完美一生】木村的律师了。

    亨特再次进来的手,神色举止已经完全不是【完美一生】刚刚的模样了,眼神中多了几许不一样的东西,看来刚刚出去后,木村的话语,也有可能是【完美一生】金钱利益,再加上小军等人表现出的平淡,让亨特以为这几个人只不过是【完美一生】几个普通的游客,充其量是【完美一生】几个在自己的地盘上有点小钱的商人,在这里,这是【完美一生】f国,由不得别人拥有话语权。

    虽然这几个人是【完美一生】高手,但亨特不怕,这是【完美一生】警局,是【完美一生】执法部门,你个人再强大又有何用,想收拾他们,易如反掌,木村的3万美金,彻底的让亨特放纵了,也让他开始偏执的想问题了,不再像刚刚一样,能够理智的分析得失了。

    “都站起来!”亨特把手中的文件夹狠狠的摔在桌子上,对着小军和江清勇几人大声的喊道。

    没有人动只是【完美一生】如看画一般,看着亨特丑恶的嘴脸和木村那幸灾乐祸的嘴脸,小军和江清勇端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

    “啪!”再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把周围警员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亨特大声的喊道:“不要以为这是【完美一生】你们华夏那种办事效率低下的警察局,这里是【完美一生】f国,这里是【完美一生】巴黎,你们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肆意破坏商铺,违反商户保护权益,当街殴打商业街店铺工作人员,给社会治安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现在我们要正式起诉你,或者你们要求可以用”

    亨特的意思很明显,有钱,一切都好办。

    木村紧张的拉了一下亨特的衣服,那意思很明显,你不是【完美一生】都收了我的钱吗?怎么还不赶紧收拾这几个小子啊?

    亨特瞪了木村一眼,同时背对着小军等人的手,对着木村比了个放心的手势。

    “这些,是【完美一生】你说的,还是【完美一生】他说的?”江清勇抬了抬手,指了指亨特,接着又指了指木村,意思很明显,你变的太快了,收了木村多少好处!

    “混蛋,来人,把他们带进看守所,先关一天,等他们家人或是【完美一生】朋友来保释他们,如果不来,那就直接起诉!”亨特对着一旁的警员使了一个眼色。

    这些事情都心知肚明,包括那些与亨特共事了好几年的警员们,亨特这个眼色,是【完美一生】让把这些人带到警局最黑暗、最残酷、致残率最高的一个牢房,那里,关着的都是【完美一生】一些街道上的时常闹事的混混和社团份子,这个牢房,基本就是【完美一生】为了他们预备的,混混无大案,又混熟了,小钱不断,警局一般不起诉,关几天意思意思,教育教育就放了,社团份子不需要起诉,关不了几天就有人来保释他们,所以,这个牢房,基本属于三不管地带,里面时常也会有分属不同老大的混混碰到,致伤致残都是【完美一生】平常事。

    一段时间以后,警员们也把这个牢房利用起来,有点想收拾的刺头了,或是【完美一生】一些不识抬举的人,基本都会送到这里,在里面一晚上,足以了。

    木村知道这个牢房,看亨特的意思,原来是【完美一生】送到那里,太棒了,到了里面,在花点钱,让里面的人好好的收拾他们。

    木村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嘴角的笑意也无法在抑制,尽管他笑起来那么的难看,再加上那确实的一颗门牙,看起来是【完美一生】那么猥琐。

    几个警员奔着小军、江清勇、陈慧还有左一左二走过去,有的警员手中甚至已经把手铐都拿了出来,看警长亨特的意思,是【完美一生】要收拾这几个人了,也就不用客气了。

    “哼!原来这里的警察就是【完美一生】这个素质吗?”小军冷哼了一声,左一左二站起身,把几个警员都挡在一边,等着小军下指示,要动手,一个眼神足以。

    “干什么,想要暴力抗法吗?”亨特把手中的佩枪晃了晃,表情很是【完美一生】无赖,那意思,你们想干什么,在敢动一动,我随时可以开枪。

    “就你们,还敢跟我斗,玩死你们,哈哈哈!!”木村实在抑制不住此时的兴奋,失态的哈哈大笑,指着小军等人。

    “先把他们给我拷上,带到我的办公室!”亨特看到木村的模样,想到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念头,也就让他爽爽吧。

    江清勇看着小军,他在等小军的意思,是【完美一生】动手还是【完美一生】怎样?

    小军头微微的动了动,晃了晃,左一和左二本想动手的架势也停了下来,虽然手铐让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可他们相信小军。

    5个人,都拷上了,带进了亨特的办公室,拷在了暖气管上。

    关门,亨特把一根警棍扔给木村,自己坐到椅子上,点了一支烟,说道:“木村先生,如何,机会给你了!”

    木村一脸感激的笑容看着亨特,直到亨特举起两根手指,“木村先生,前面的三万是【完美一生】收拾他们,现在你亲自动手,再加两万!”

    木村才收起了笑脸,心中暗骂,他妈的,这个亨特,真是【完美一生】个吸血鬼,又要两万,不过不管了,一点身外之物,换来自己心里的愉快,值了。

    拎着警棍,木村冲着小军几人就冲了过来,边冲边喊:“八格牙路,老子有钱,老子有人,怎样,现在,就到了收拾你们的时候了!”

    刚准备举着警棍先打小军,那矮胖的身躯再次横飞出去,咣的一声,撞在墙上,传来了剧烈的响声,这一脚,小军可是【完美一生】没有留手,木村的身躯,也像炮弹般,飞似的撞在墙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从木村的嘴中不断的流淌出,这是【完美一生】一脚,撞到墙上后,木村人则直接的晕了过去。

    亨特嘴中叼着的烟掉落,双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在警局动手,还丝毫的不犹豫,那个一直没有现身的高手,原来就是【完美一生】这个看起来有些消瘦的青年男子?

    而接下来,亨特更彻底的傻掉了,那平日里算得上是【完美一生】抓遍所有坏人的最保险工具,现在竟然失去了它的效用。

    “咔嚓!”带在小军手中的手铐被他双臂一用力,生生的拽折,上前几步,在亨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亨特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枪抢过来,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你~~~你~~~你要干~~干什么?这~~这是【完美一生】~~警察局,你~~你不知道吗?”亨特傻了,脑门上冰冷的枪口,让他一动不敢动,但嘴上却没闲着,试图最后的劝慰小军,能够想想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傻事。

    “你们等一等!”小军转身对着江清勇几人说道,抬头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时候了,也该来了。

    江清勇笑了,果然,小军留有后手。

    陈慧有些焦急,这里是【完美一生】f国,冲击警局,是【完美一生】什么性质,即便是【完美一生】大使馆来人,也无法保证小军不会在这里受到法律的制裁啊。

    “放心吧,他心里有数的。”江清勇看到陈慧的神色,平静的说道,尽管自己的妹妹不求身份的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就连父亲设置的障碍都无法让两个人分开,最终还是【完美一生】在了一起,可在江清勇的心中,还是【完美一生】对着小军有些疙瘩,毕竟也只有一个妹妹,谁又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幸福呢?

    可是【完美一生】几次的接触,江清勇越来越发现,这个男人的一切,不光是【完美一生】实力的绝对强大时候动手,每次细节中,他都会考虑好一切,对于敌人,直接命中要害,从来没有求和或是【完美一生】不赢不输的局面,小赢估计自己这个没有名分的妹夫都不会接受吧?

    陈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看到身边男人的眼神,有些乱的心就平静了下来,这是【完美一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完美一生】他用身体把自己挡在身下的时候吗?也许吧,什么时间那么重要吗?喜欢就喜欢了。

    亨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平静了一下,才再次开口说话。

    “你确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里是【完美一生】什么地方?”

    “呵呵,亨特警官,你听听,马上你就知道为什么我坐在这等着了!”小军指了指门外,示意亨特仔细听。

    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门外响起,片刻之后,一堆人冲进了亨特的办公室,还夹杂着怒骂声。

    “左先生在哪里?快说!”一个警衔很高的中年人,拉着一个小警员,大声的喊着,进得屋来,看到小军坐在办公桌上,拿着枪,指着手下的一个警长,好像~~好像叫做亨特吧!

    小军把枪扔掉,站起身,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录音机,放到办公桌上,轻轻按下重播键,刚刚亨特与木村说的话,被重新的播放了出来,那些走进来的警察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异的神色,有公正些的,是【完美一生】鄙夷的神色,有与亨特熟悉的,并且一些拿过好处的警察,露出了担心和同情,同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神色。

    霜儿和左九左十站在办公室的门外。

    “赶紧把人都放了!”中年警察对着旁边的警员们喊道,转头有对着小军满脸陪笑的说道:“左董事长,真不好意思,警局内出了这样的蛀虫,我们一定严查,还希望左董事长见谅,至于说”

    “不用了,我只希望尽快看到结果,一个写有标志性侮辱词语的店铺,是【完美一生】否是【完美一生】合法的,是【完美一生】否是【完美一生】政府允许的,这个是【完美一生】否符合f国的法律?至于这个警长,我不关心,至于你们政府所谓的什么解释,我也不需要,我需要的对这个人的处罚方式!”小军指着晕倒在地的木村,他才没有心思为巴黎警察队伍的整洁做清洁工呢?

    警察局长,那个中年警察,点了点头,事情的经过,他在霜儿的嘴中,已经了解了全部,尽管还没有经过调查,不知道双方到底谁对谁错,但就凭这个男人前段时间在戛纳做出的一切,这个人的身份背景,远远不是【完美一生】自己这个小小的警察局长可以拘捕的。

    这段刚刚传出的y国索菲亚公主公开承认喜欢的这个左昊军董事长,而且皇室并没有否认,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男人,有着能够被y国皇室承认的尊贵身份,不然,索菲亚这样的正牌公主,又怎么敢传出这样的消息。

    想想这个警察局长就觉得后背直冒凉汗,这种身份背景的人,在f国,别说是【完美一生】打架了,就是【完美一生】杀人,也不是【完美一生】自己这个小地方可以拘捕的。

    看着桌上的录音机,行贿和受贿,包括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亨特和木村是【完美一生】跑不了了,肯定要扣上了。

    警察局长现在想的是【完美一生】,那场街头的打斗,该如何处理,这个左昊军,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懂,你们警察内部的事情我没兴趣管,我要的是【完美一生】这个男人有一个该有下场。

    警察局长把小军一行人送出警局的时候,心中已经决定。

    左昊军占理,那就一定严查到底,公事公办,木村该得到的罪名,一样不少。

    左昊军是【完美一生】过错方,那就只查行贿和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也算给他一个交代。

    这种事情,算的上是【完美一生】真正的费力不讨好,做好了,也没有人领情,做不好,那就会有人找你的麻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山村一亩三分地  网游之巅峰召唤最新章节  香港娱乐1980  造化之门最新章节  护花状元在现代  剑圣之异界纵横  农民工玩网游  官术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 最新章节  财色无边最新章节  裁决笔趣阁  超级位面种植空间  大唐极品闲人  魔兽剑圣异  中国龙组最新章节  天府传说  官道天骄最新章节  帝尊  靖难天下  无敌黑拳  黑锅最新章节  宦海风云记  大官人  食色天下最新章节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异界风流霸王  全职修神最新章节  宋起波斯湾  红色权利  无尽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