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一生 > > 重生之完美一生 > 第四百四十章 军人的荣誉
    第四百四十章  军人的荣誉

    还有十几天就是【完美一生】1981年的春节了,火车上的旅客也比较多,小军等人仓促的上车也没有通知任何人,连卧铺票都没有弄到,不过还好的是【完美一生】天京是【完美一生】始发站,坐票还是【完美一生】有的。

    一路上都正襟而坐不发一言的小军等人,在列车上人数越来越多之后,受到的关注目光也越来越多,几个人的身上军装都是【完美一生】军官服,但却没有军衔挂在肩膀上,小军早就吩咐大山等人上车后把挂着全部校级军官的肩章和自己将军的肩章卸下来。

    不说小军为华夏军队做了多么大的贡献,但是【完美一生】经过yn战争、‘神迹’巡展和这次的世界军事竞赛过后,军人的形象在老百姓的眼中又重新的树立起来,很多老人都在子孙后辈的面前不停的夸赞现如今的华夏军人丝毫不比当年的华夏军队要差。

    不得不说,传媒的进步让老百姓在接受一些事务上远远的超过了几十年前,几件扬我军威的事件一经过媒体的宣传,给老百姓心目中的华夏军人形象有了很大的提升。

    这也使得小军等人坐在火车上,尽管没有军衔看起来不像是【完美一生】正式的军人,可从他们的做派和身上的军装就让很多的百姓对小军等人报以笑脸。

    “小伙子,你们是【完美一生】军人吧?”坐在小军和大山对面,这一排座位上唯一剩下的两个位置上的一对老年人看着小军几人始终保持着军人的仪表坐姿,都过了几个小时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每个人的眼中又像是【完美一生】有着深切的悲痛一般,老太太这才忍不住发问。

    尽管心情一直不是【完美一生】很好,但对于别人的善意小军还是【完美一生】带着笑容回答:“是【完美一生】啊,大娘!”

    “呵呵,我们家儿子也是【完美一生】当兵的,但是【完美一生】大头兵,不像你们是【完美一生】穿着军官服,一定都是【完美一生】军官了吧?”健硕的老爷子看起来也非常健谈,一脸笑意的向着小军接过老伴的话询问,同时在这询问之中还带着一点点的疑问。

    小军听懂了大爷的话,自己等人身上缺失肩章,使得这一身的军装看起来不像是【完美一生】真的,看起来大爷大娘对于部队的一些事情有着一定的了解。

    列车中的环境虽然非常的嘈杂,可是【完美一生】过道中和前后座位上或坐或站的旅客也都被大爷大娘话题引得兴趣多多,这段时间整个华夏中除了生活中的事件之外,多数的人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都是【完美一生】那军事竞赛,华夏的部队取得最好成绩的消息也早就在老百姓中间产生了极大的反响。

    最初小军等人的严肃面容也让周围的旅客有些不敢接近,此时有了这一对老人先发问并且得到回应,周围人的兴致也都被勾了起来。

    听到老人的质疑,小军也只是【完美一生】笑了笑,没有回答。

    “同志,你们是【完美一生】哪个部队的?”

    “同志,你们都是【完美一生】军官,并且是【完美一生】在天京上的车,以前见没见过那些在军事竞赛中中为我们华夏赢得荣誉的军人呢?”

    媒体公开参加竞赛的小军等人隶属于天京军区,这也是【完美一生】周围老百姓频繁发问的原因。

    这边车厢的热闹也引起了正在进行查票任务的列车上乘警和列车员的注意,分开人群走到小军等人的位置旁,例行询问。

    “请大家出示手中的车票,这几位同志也请把手中的车票出示,咦?请问你手中捧着的是【完美一生】什么东西?”列车员例行的进行喊话,但是【完美一生】当她看到大山手中捧着的瓷罐时,尤其是【完美一生】大山紧紧的抱着瓷罐的模样,让她有了一些疑问。

    “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叶海把兜中的八张车票递给列车员,一句话把大山手中东西的来历带过。

    列车员后面跟着的乘警一直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正襟而坐的小军等人,这些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我能检查一下这个东西吗?”马上就是【完美一生】农历新年了,这段时间是【完美一生】最忙碌也是【完美一生】最容易发生事故的阶段,列车上的工作需要精细进行,任何易燃易爆和各类的危险品都要经过细致的检查,出于工作职能和职业习惯,列车员伸手就想要去检查大山怀中的瓷罐。

    眼皮一抬,左手一把抓住女列车员的手腕,阻挡了她的行动后迅速放开,声音中带着了冷峻:“不行,这里面的东西不能让你检查!”

    那偶现的狰狞,吓得女列车员倒退了一步,眼中也闪过惊恐的神色,刚刚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之间面对着死亡,下一刻自己的生命即将不属于自己一样。

    小军瞪了一眼大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的站起身解释道:“这里面是【完美一生】骨灰,我们牺牲战友的骨灰,它对于我们的意义非凡,你还要检查吗?”小军的话一出,让本就吓了一跳的女列车员心中又是【完美一生】一紧,华夏人对于一些古老思想和行为的尊崇是【完美一生】深入到骨子里的,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消除。骨灰这种东西在很多人的眼中是【完美一生】犯忌讳的,她已经没有了探究那瓷罐中到底为何物的念头,不吉利啊!

    牺牲?战友?八个人?啊!!

    乘警突然想起了面前这八个人的真实身份,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惊喜和不可置信的神采,分开人群到了小军等人的面前,立正敬礼。

    “铁路警察编号xxxx像您致敬,能在这里见到各位真是【完美一生】太出乎预料了,不知道各位怎么会乘坐普通列车?”乘警腰杆挺得笔直,眼中充满着崇敬之色。

    小军此时也知道了这乘警认出了自己等人的身份,不然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这”两名列车员不明就里的回头看着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过多反应的乘警,本来是【完美一生】刑警的他因为得罪了人才被调到了铁路上当一名只能抓小偷盗窃等‘小案子’的铁路警察,心灰意冷的他很少会有这样激动的表现,到底怎么了?

    “将军您需要调换一下车厢吗?虽然已经没有卧铺了,但餐车中比这清净一些”乘警也是【完美一生】第一次看到真的将军,而且还是【完美一生】那传奇将军,心里的激动让他说起话来也微微有些语无伦次。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们马上就要下车了。”小军摆手阻止了乘警这不属于献的‘殷勤’,距离到达hn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马上停车之站就是【完美一生】自己等人下车的小站。

    “啊!!!”“什么?”“将军??”

    不同的质疑声音在车厢内响起,这年轻人被乘警称作“将军”?

    “电视中天天看到的你们都忘了吗?世界军事竞赛中为我们华夏获得第一名荣誉的左将军和诸位!”

    乘警一语道破所有问题的答案,而这答案也让车厢内所有听到这句话语的人顿时全部愣住了,紧接着就是【完美一生】一阵欢呼声响起,车厢中的所有人都向着小军等人所在的位置拥挤过来,英雄不是【完美一生】每天都能见到的,尤其是【完美一生】这种让老百姓们向往已久的英雄。

    坐在小军对面的大爷大娘眼中也闪过惊愕,这面前的年轻人就是【完美一生】那为华夏赢得荣誉的带队将军吗?那乘警不说还没注意到,这一说真是【完美一生】越看越像,与电视中一闪而过的几个镜头中那华夏的将军简直一摸一样。

    小军对着脸上升起一丝不好意思神色的大爷大娘笑了笑,表示没有在意他们刚才怀疑自己的行为,接着站起身,向着车厢尽头的车厢门走去,大山等人也都跟着小军站起身离开,马上就要到站了,这里的人又认出了几人的身份,再待下去可能会引起骚动,人民的力量是【完美一生】强大的,尤其是【完美一生】一群满怀英雄主义和好奇心的老百姓。

    “请大家让让,我们马上就要到站了,这里面是【完美一生】我们战友的骨灰,我们要把他送回家,请大家不要耽误我们下车!”小军对着四周情绪有些激动的旅客们诚恳的说道,希望大家能够让一让。

    竞赛中没有曝光的一些事件,并不是【完美一生】所有人都不知道,初期采访华夏队伍时是【完美一生】九个人,而到了那最重要的一刻华夏却只出现了八个人,说伤病不能参加也说不过去,连大腿受伤走路费劲的队员也都到场参加了。

    小军的一句话让颇有些侦破头脑的乘警反应过来,真的有人牺牲了。

    “大家都让一让,不要当着解放军同志们执行任务,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还是【完美一生】乘警的话好使,百姓们还处在大锅饭的年代中对于承担不能承担责任的话语是【完美一生】最为忌讳和惧怕的,耽误了国家大事,谁敢负这个责任。

    路被让开了,可车上旅客们的热情没有消退,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双手猛烈的拍击在一起,久久不停息,直到列车停止小军等人走下车。而小军几人从自己位置走到车厢门的一段路上,每个人的手里兜里都被一路上百姓们塞满了苹果、梨和各式各样老百姓用来沿途进食的食物。

    “好样的,你们是【完美一生】华夏的骄傲!”

    “有了你们这样的军人,我们这些老百姓才能够安居乐业。

    “当兵就当你们这样的兵,你们都是【完美一生】好样的!”

    一声声真诚的话语,一句句关怀的祝福,一个个老百姓们的心意,小军接了,后面的大山几人才接了,走出车厢的时候,所有人的手中和兜中已经没有一点点的空位,幸好列车员递给小军几个塑料袋,才算把这些来自百姓们的心意通通装下。

    今天回去可以有的说了,见到了传说中的英雄,并且还是【完美一生】近距离接触,简直是【完美一生】太棒了。

    列车本来在小站只停留三分钟,可今天通过对话器让列车晚起步几分钟的列车员和这一车厢上所有的乘客,都把双手伸出车窗外,向着走下车子的小军等人挥手道别。

    小军转身,敬礼!所有人转身敬礼,望着火车渐渐启动,那些伸出来的一张张淳朴面孔久久不曾收回,直到肉眼已经看不清了,小军才拎起地上的塑料袋,转身离开。

    “看到这一切,我知足了,你也知足了吧?”大山低头看着手中捧着的瓷罐,感慨的说道。

    当兵为什么?保家卫国!今天这车厢中虽然没有家中亲人,可这一张张淳朴的面孔不正是【完美一生】所有当兵的军人离开家时父母的殷殷祝福吗?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看到这些家中的亲人能够安居乐业的生活着,一切都值得了!

    “人活一世,可能是【完美一生】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为了爱人、为了身边的人而活,可一旦穿上了这身军装,首先想到的就是【完美一生】为了国家而活,要在这军旅生涯中做到没有遗憾,当有一天你脱下军装的时刻,扪心自问是【完美一生】不是【完美一生】对得起身上这身军装,能不能让老百姓见到你的时候,竖上大拇指拿你当亲人一样的对待。”小军走在最前面,也略带着感慨的叹道。

    这苹果、这梨、这煎饼、这烧饼吃到嘴中都是【完美一生】那么的香甜,因为这是【完美一生】老百姓们对于一个军人的认可,是【完美一生】满载着他们浓情的食物。

    费明的家在一个小山村中,当小军一行人按照地址找到费明家的时候,他们愣住了。

    破旧的篱笆恰就昝酪簧拷,灰暗的墙壁,摇摇晃晃的扇门,透过那只有一米高的破扇门,看到那比草房强不了多少的破旧瓦房。这里真的是【完美一生】费明的家吗?

    虽然整个村子中的房屋都差不多,都是【完美一生】那么的破旧,可费明家不应该如此啊,不说费明在军安局的高额津贴,就是【完美一生】费明在地方时的津贴也不至于让家过到这种地步啊!

    虽然地处关内,气候也比较温暖,但到了冬季一样会下来几场大雪,小军一行人来到这村子的时候,正逢一场大雪过后,那雪压在破旧的瓦房上让人感觉这样的房子能够经得住大雪的积压吗?房子中的保温够吗?

    村中来了生人,狗在吠人在看,一个个的村民穿着厚重的衣服从各个家中走出来,看着站在费老爷子家门口的一众军人。

    “你们是【完美一生】从哪里来的,你们要找谁?”瓦房中走出来一个健硕的老人,虽然已经是【完美一生】白发苍苍皱纹满面,可那在这寒冬中依然充足的精气神,说出话来也是【完美一生】底气十足,声音异常的洪亮。

    老人的身后还跟出来一名少校军官,看到小军一行人马上跑过来敬礼:“左将军,你们来啦!”

    “我是【完美一生】hn军分区侦察营的营长,我叫金超,奉命前来这里。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完美一生】费明的爷爷。费老爷子,这些是【完美一生】费明在天京的战友,这位是【完美一生】费明的领导!”

    小军知道金超到这里的原因,人生地不熟的一行人自然需要这样一个人了,看来父亲那边想得很周到。

    “爷爷!”看到这老人,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小军一行人都很不好受,脸上的神采也都非常的黯淡。

    老爷子早就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孙子从前的领导来家里,只说是【完美一生】来看看也不说为了什么,这些孙子在天京的队友也来了,看着大山手中捧着的瓷罐,老爷子明白了,孙子前段时间回来的一些带有一定离别意味的话语也涌了上来。

    老爷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身子一侧歪,眼神中的精气神才这一瞬间消失了大半,他已经预感到孙子发生了什么。

    周围的村民也都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村中没有电视自然也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那军事竞赛也没有传播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中,可这些突然出现的明子战友和他们脸上的悲痛,都让村民们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费老爷子深吸了口气,紧走几步到了大山的面前,盯着大山手中的瓷罐,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坚定的语气问道:“费明怎么了?请你们直言相告,老头子我虽然年纪一大把了,可还挺得住!”

    气氛有些凝重,谁也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么的敏感,这么的直接,大山张了几下口都没有把话说出来,他不知道说出来之后如何去面对这老爷子。

    “费明牺牲了,这是【完美一生】他的骨灰和遗物,我们给您送回来了。”小军上前一步,把兜中属于费明的遗书拿了出来递给了费老爷子。

    一句话让整个小山村顿时陷入了一片慌乱和悲伤的气氛中,妇女们的感情总是【完美一生】很丰富的,听到费明牺牲的消息后脸上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一个个的男人们也都用手轻轻的揉擦眼睛。

    费老爷子眼圈一湿,虽然已经心中猜测孙子可能出事了,可得到确认的消息还是【完美一生】让已经年逾古稀的他心里有些承受不住,颤抖的手接过那封遗书,转身走进屋中。

    小军几人也跟了进去,屋中如同在外面看到的一样破旧,无论是【完美一生】桌子还是【完美一生】椅子都已经超出了使用寿命还在为费家工作着,大山把瓷罐放在桌上,叶海把装有费明遗物的包裹放在桌上打开。

    “爷爷,我们都是【完美一生】费明的战友,亲如兄弟的战友,这是【完美一生】国家发给费明的抚恤金和费明的存折,还有他曾经获得的荣誉。”叶海把包裹中的东西一一摆放出来,抚恤金和存折中的钱都是【完美一生】小军几人凑的,国家的钱还没有下来,这是【完美一生】战友们的心意,小军也没有强出头由自己全部的大包大揽。

    坐在椅子上的费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完美一生】把遗书拆开,看着上面并不认识的字体,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叔,我给你念念!”

    金超对着小军介绍:“本村的村长!”

    村长把遗书打开,大声的念道,一边念眼泪一边的流下来:“爷爷,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孙儿已经不在了,别哭,孙儿无悔,孙儿走了您多保重。您说过的一切,孙儿做到了!”

    只有寥寥数语,可这几句话却让在门口听着村长念出遗书内容的村民们的悲伤和眼泪,更加的猛烈。

    费老爷子从小到大教导费明的一切,村中的老老小小都知道,保家卫国,做一名为国家荣誉纵使牺牲也在所不惜的军人。

    第二天,费老爷子很平静的为费明办了一个葬礼,全村的村民和小军一行人都参加了这个简单的葬礼,一个小小的坟包就建在费家院落后面不远的半山腰。

    “你们走吧,把真正属于我孙儿的东西留下,那些钱你们带走,我的孙儿已经把属于他应得的一份早就留了下来。”费老爷子在葬礼过后,把昨夜叶海放在桌子上的存折都递了回来,摇着头不接受这些东西。

    “爷爷,跟我们走吧?费明走了有我们呢,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完美一生】您的亲孙子。”大山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孙儿死而无憾,我这老头子为他骄傲,老头子一生碌碌无为,当年多亏八路军相救才免得这一村的村民惨遭屠杀,我们没有什么回报给国家的,只有让我们的子孙来报效国家。费明做到了,他是【完美一生】我的骄傲。你们走吧,每年能来看看他,也就不枉这战友之情了!”

    费老爷子摆了摆手,摇着头向着山下走去,他要回家,家中能够看到孙子的影子,那里有自己与孙子的回忆,那里能够感受到孙子曾经存在过的气息。

    大山还想说些什么,被村长拦住,看着费老爷子走下山的背影,这个中年汉子感慨的说道:“叔是【完美一生】不会接受你们任何的资助的,知道为什么他们家还那么的破旧吗?我们这个村子很穷,每年的粮食都不够吃,更不要说生活了,是【完美一生】费明用自己的津贴一直在资助整个村子,这两年村子里面因为费明的资助也把草房都换掉了,尽管还是【完美一生】这么的破旧,但最起码雨天和雪天不会那么的寒冷了。村中的人都懂得感恩,费明不在了,叔就是【完美一生】我们所有人的长辈,他不会离开这里的,这里是【完美一生】他的根,我们这些小辈会为他养老送终的,你们都是【完美一生】大忙人,回吧回吧!”

    “回吧!我们会照顾叔的!”

    从村长之下,每个人走过小军一行人身边的时候,都会留下这样一句话,费老爷子就是【完美一生】他们自己家中的长辈,费明为这个村子所做的一切,他们不会忘记的。

    死得其所?小军不知道,费明的牺牲可能会让这个村子重新回到贫困,也可能会让这健硕的费老爷子伤心欲绝,可他们不会接受外人的资助,不会让费老爷子离开这村子。

    费家门前,寂静无声,很多人都站在门前,费老爷子进去半天了,一直没有声音,大家都在等。

    “啊~~~~唔~~~~呜~~~~呜~~~~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从房中传出,那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决然,带着痛楚。

    一个伟大的老人!这样一个词汇用在一个对于社会并没有太多贡献的老人身上也许有些不合适,可放在费老爷子的身上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不妥协。

    他教导了一个好孙子,为国家培养了一个真正的英雄模子,为军队培养了一个真正的军人坯子。

    屋中的老人在撕嚎,屋外的村民在滴泪,没有一个人试图去劝一下费老爷子,这种伤痛是【完美一生】需要一个人独自去感受的。

    “走吧!”小军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许都没有办法忘记这个坚强的老人独自在屋中撕嚎的声音了,不为感动天不为感动地,只为怀念。

    一直到小军几人回到天京,耳边还是【完美一生】隐约能够听见那撕嚎的声音,这声音已经印入了他们的内心,为国家无怨无悔,为民族耗尽鲜血,费明虽然牺牲了,费老爷子痛苦着,可大家都知道,这祖孙二人的心中,都没有后悔过,费明没有后悔成为一名军人,费老爷子没有后悔教导孙子去成为一名军人。

    从始至终,费老爷子都没有问过费明是【完美一生】怎么牺牲了,是【完美一生】执行什么样的任务牺牲的。他相信国家,相信军队,而在相信也在十几天后得到了证实,hn军分区司令员连同政府市长、县长、乡长各级领导敲锣打鼓的在新春之前来到了山村,当场宣读了军队对于费明为国捐躯,光荣牺牲的追加表彰。

    一等功,追加上校军衔,抚恤金,奖状以及烈士的身份,军分区出资为整个小山村建造新的砖瓦房,战士们自发的为这偏远山区一些不好开采的土地进行重新开荒,让荒地成为农地。村子的景象变了,因为什么村民都知道。

    另一边军安局这段时间也一直处在一种不知道是【完美一生】喜悦还是【完美一生】悲伤的情绪中,局长带队在国家军事竞赛中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可美中不足令人悲伤的是【完美一生】费明牺牲了,这也让这欢庆的场面中带了一点点的哀愁。

    悼念费明,军安局全体为他默哀三分钟,费明的照片也挂在了军安局正楼的军功墙上,在这里永远都留有他一个位置。

    而来自天京军区的庆祝提议也被小军否决了,在费明的家走了一遭,相信大山几个人已经绝对没有心思再去感受那费明应该感受却没有感受到的欢庆感觉了。

    放假!加上路途上的时间,出去近两个月了,马上就是【完美一生】农历新年,也该让身心俱疲的几人好好休整一下了。

    叶海等人都没有被放走回家过年,因为上面的命令到了,农历新年之前的一天是【完美一生】为此次军事竞赛为华夏赢得荣誉人员的表彰大会,除夕当天所有人会获得陪同中央首长一起观看文工团汇报演出的机会。

    说出去可能都没有人相信,除了小军、大民、狗子、大熊这几个天京土生土长的人,大山这几个在天京工作了这么时间的人竟然连天京城都没有逛过、连长城都没有去过。

    脱下军装,小军带着他们在天京城好好的逛了一圈,去了故宫、十三陵、圆明园遗址,逛了王府井、西单,吃了许多的特色小吃,登上了长城,也享受了一把好汉的感觉。

    站在长城上,对着那雄伟壮阔一望无际的伟大建筑,这是【完美一生】华夏文明的巅峰之作,几个人张开喉咙对着这一切,大吼起来,把费明的牺牲带给他们的悲伤在这放肆的吼叫之中释放出去,这悲伤只能埋藏在心底不能影响正常的生活,而明显的,在那小山村中待了一天的大山几人都受到了影响。

    这吼叫让很多长城上的游客侧目观看,也让很多人感觉自己欣赏风景的心情受到了影响,如果不是【完美一生】大山大熊这几个人彪悍的身形让人有些惧意,相信上来找小军几人麻烦的人不再少数。

    “费明,我们替你登上长城了!”叶海有些感伤,一直有心愿要登上长城的费明直到牺牲都没有上来一次,近在咫尺却因为日常刻苦训练和执行任务,让他根本没有个人的时间来完成这心中的夙愿。

    把酒洒在空中,小军几人没有控制自己的思绪,大口的喝着酒,大声的唱着歌,他们都知道,这是【完美一生】最后一次为费明的死来悲伤,不是【完美一生】忘却,而是【完美一生】深藏。

    此时的长城还能感受到那壮观,哪里像21世纪那样一眼望去破损无数,除了少数著名地段重新修葺并且一眼望去除了人什么都看不到,那时候再登长城,味道差了太多太多。

    银装素裹的冬季,北风呼啸而过,刺骨的寒风让这长城之上的游客少了很多很多,零零散散登上长城的,也都是【完美一生】一些真正对于长城有着喜爱的游客,穿着厚厚的衣服把整张脸都捂得严严实实的。

    小军这几个穿得不是【完美一生】很多,坐在城墙上把酒当歌的人,反倒成了这长城上的另一道风景,累了,醉了,冷了,几个人从长城上走了下来。

    前方的吵闹声让几人沉浸在悲痛中的心情转醒过来,长城脚下两拨人聚在一起吵吵嚷嚷。

    “你们干什么,这是【完美一生】华夏的土地,还轮不到你们来撒野,快滚开!还有你们要为刚才的言语对我们道歉,也要对侮辱华夏的言语进行道歉!”

    “这是【完美一生】m国特纳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是【完美一生】天京政府邀请到华投资旅游项目开发的,经济建设的旗帜你们懂吗?赶紧对特纳先生道歉!”一个带着眼睛,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略带恭敬的对着身边几个外国人点头哈腰,一面对着一帮学生模样的华夏人怒喝,他的脸正好面对着小军几人。

    “放屁,旅游开发,我呸!亏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完美一生】华夏的伟大建筑长城,是【完美一生】我们民族的一个象征,你看看他说的话,还要把这里建造成m国特色的旅游经典,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把有破损的城墙进行m国式的建筑修葺,呸!还有这几个混蛋对我们其中的女孩子进行调戏,你这什么什么秘书不仅不维护我们华夏自己人,还帮着他们说话,我怀疑你是【完美一生】华夏人吗?”

    让小军听起来无比熟悉的两个怒斥中年人声音在前方响起,言辞激烈却又不失理据。

    原来是【完美一生】他们,真的是【完美一生】好久不见了!小军随着周围虽然不多但也不少的围观人群到了近前。

    “你们简直是【完美一生】无理取闹,哪个学校的学生,来人把他们给我带走,不要影响特纳的考察!”中年男人指着对面的一群学生怒生呵斥,大声的呼喊着跟着考察队伍而来的警员对于这些学生进行驱赶。

    一个金色头发,一脸痞气的年轻男子却拦住了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一眼就能看到的色迷迷目光盯着前方学生当中的一个女孩子用不算流利的中文说道:“正好我们需要一个导游,我看这位小姐就非常的合适,韩秘书,你觉得呢?”

    “是【完美一生】,是【完美一生】!特纳先生的要求我们会尽量满足!”中年男子态度恭敬,这尊财神爷可是【完美一生】上面委派给自己的任务,可千万不能给弄没了,只要是【完美一生】不算太过份的要求,全部满足,这是【完美一生】领导的原话。

    变脸这项技能在这韩秘书的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边对着那m国青年恭敬,那边一转身对着那些学生马上就变得官威十足:“特纳先生的话你们听到了没有,那位学生,你这是【完美一生】在为华夏的经济建设出力,并且我们会付给你工资,一天五块钱,这可是【完美一生】高价了,你的任务就是【完美一生】为特纳先生介绍一下天京的景点。”

    那一副理所应当又格外开恩让你赚点钱的模样,让四周围观之人也都嗤之以鼻,对面的学生更是【完美一生】怒火狂燃,其中刚才那两个怒斥韩秘书的青年更是【完美一生】压制不住胸中的怒火冲了上来。

    “去你大爷的,你他娘的是【完美一生】华夏人吗?”其中一个健壮点的青年对着韩秘书那张可恶的脸就是【完美一生】一拳,他旁边的另一个消瘦一些的青年也冲了上去,狠狠的踹了韩秘书一脚,口中骂骂咧咧:“你傻了吧还是【完美一生】脑子坏了,你是【完美一生】说话还是【完美一生】放屁!”

    旁边随行的人员和负责警卫的几个警员看到场面突变,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倒在地上捂着腮帮子的韩秘书大喊之后,才反应过来冲上去想要抓住这两个出手打人的学生。

    “抓~~~抓住他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友情链接:神奇教练  网游之三国王者最新章节  超级脂肪兑换系统  天诛道灭  官场桃花运最新章节  帝尊  官术最新章节  异能之纨绔天才  异界风流  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中华大帝国  全职法师最新章节  末世之暗黑魔剑士  绝世唐门最新章节列表  噬魂逆天  官道之色戒  武临九霄最新章节  禁区之雄最新章节  御宝天师最新章节  红色权力最新章节  武临九霄最新章节  大明土豪  魔兽异界剑圣纵横  重生之全能大亨  小说酒神  超级脂肪兑换系统  邪帝传人在都市  不良之无法无天  回到明朝做千户  翔龙传说